一个人如何才能应对如此庞大的业力之山?

萨古鲁探讨了我们是如何在自己周围建造业力之山以及我们需要做什么来瓦解它。

一个人如何才能应对如此庞大的业力之山?

Sadhguru(萨古鲁):山卡拉·皮莱登上了一辆本地巴士。突然间,他用披肩遮住脸,蜷起了身子。一个乘客迷惑不解,问他:“先生,你还好吗?” 山卡拉·皮莱向这位乘客保证自己没事,说:“只不过如果我见到那边的老妇人,我就得给她让座了。我蜷着是不想见到她。”

山卡拉·皮莱的选择是,要么起身让座,要么继续坐着。而大多数人的做法是试图避免参与到各种事中,却从没意识到回避才是庞大的业力。从你试图避免参与的那一刻起,业力就成倍增长了。“我应不应该让座”——这样的算计是更大的业力。

一个人要如何逃脱这种纠缠与回避的两难陷阱?这个问题困扰了很多人。只要身处困惑状态,周围的每样东西就会粘上你!就好像你被覆盖了高粘度的胶水层,每粒灰尘都能粘上。获得业力与做好事或坏事无关。只要有困惑的意图和有限的欲望,就会在内在造业。一段时间后,你周围的业力之山将变得庞大到让你难以呼吸。

一个人如何才能瓦解如此庞大的业力之山?答案很简单:你无需尝试去瓦解它。你只需洗掉胶水,整个业力之山会在顷刻间土崩瓦解。如何去除这层胶水?不是通过回避,而是要有意识地参与。通过有意识的参与,被再次困住的可能性将不复存在。

人类的欲望可以是有限或无限的。如果你选择无限的欲望,这将是业力的终结。换句话说,如果你超越你的喜好和厌恶,超越“我的”和“不是我的”这种狭隘想法,业力将会终结。让你的欲望变得有包容性,让所有一切都变成你的,成为这个世界的母亲,被困住的可能性将永远消失不见。

灵性道路的终极目标就是冷静的参与和持续的专注。你参与到什么之中或者专注什么并不重要:无论是上帝,还是一块石头、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专注的对象不重要。瑜伽传统中的Akashi mudra练习需要将注意力不放在任何东西上;而只是把持续的专注力放在空无的空间。其前提是,解脱不是靠你专注的对象,而是专注本身。

整个瑜伽系统是为了培养一种不带任何特定意图或动机的深入参与感。这曾一度被人们误解为疏远:人们混淆了参与和纠缠、冷静和冷漠。人们忘了——就像山卡拉·皮莱在那辆巴士上发现的——回避一个人也需要很多的参与。

既然生命本身是一段无目的过程,那么只有完全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才能品尝到生命的琼浆。投入过程就是目的;目标只是附带结果。为了把事情简单化,很多古老传统会谈到“奉爱”。

奉爱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如果你的内在燃烧着那团真正的奉爱之火,它会烧掉一切。它会让你绝对地投入到过程中,对目标是什么毫不担心。让你解脱的是包容之旅,而不是目的地。排外让你受困,包容使你解脱。

原文链接:isha.sadhguru.org/global/en/wisdom/article/karmic-mountain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mystery/karmic-mountain/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