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上师满月节Satsang视频及文稿(一)

上师满月日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是个提醒,提醒着你生命还有其他的维度,除非你在那个方向上被激发,否则你甚至可能永远都懒得去看。

大家好!你们大多数人都已知道,今天这个日子象征着第一位古鲁的诞生。为什么这么说……(题外话:大家都听得清楚吗?)古鲁的诞生指的是什么?一个人的诞生指的是他从母亲的子宫中出来,这不是我们在谈论的。当一件非常深刻、非常珍贵的事发生在你身上时,你总会想要从日常世界中抽离出来。这是非常自然的。Aidyogi(阿迪瑜吉)也是这样的,他搬进了深山里。你们那些从城市来的人,可不要认为山里意味着避暑之地。这里的山里指的是通常没有人,尤其是没有动静的地方。因为当你进入某种程度的觉知和敏感性时,他人每一个无意识的动静都会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伤害。所以自然地你会想要遁入某个无人之地,某个没有不必要的动静的地方。一个能让你更加享受内在寂静的环境之中(笑)。

我身边的人总是面临这种麻烦。因为当我在社会上活跃时,我比大多数人都要活跃。很可能我拍的自拍比大多数人都多(笑)。但当我独处时,即使是一个最小的动静、一个多余的词都会惹恼我。因为那时你会想要在那种(完全没有干扰的)地方。但这对这个世界不太现实。那么……从深深的寂静中出来,转而投入到日常俗务中,任何一个明智的人都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只有当你的周遭需要你这么做时,你才会选择如此。开始阿迪瑜吉选择无视周围所有人,只是坐在那儿,或狂喜起舞,或做任何他想做的,而当他决定开始分享时,他转向南方,也就是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

但在那个时代,喜马拉雅以南的区域都被视为南方。所以即使是北印度人也可以感觉良好(笑),因为你们在当时也属南方(笑)。他转向南方,其中一个原因是太阳开始南行。另外一个方面是,即使今天在英语中(不是印度语言,而是英语),当我们说南方,我们的意思是往下走。在股市中,股价往南走指的是下跌。这是北极的偏见(笑),他们认为南方是低处。但你们有些人可能不知道,赤道在很多方面才是地球的至高处。

他转向南方,以表明他在打破所有的社会准则。没有谁比谁更有资格,一个家族比另一个家族更优越。那些因出身或关系而自视高人一等的人,他试图摧毁这一切——通过转向南方。他是在说,通过面向南方,最高的智慧将被传授。而南方在当时是被视为最不吉利的。你可能不知道人类的偏见可以有多根深蒂固,即使今天,在大多数村庄,人们仍然认为最低种姓的人应该住在村里的最南端。即使到今天,在大多数村庄仍然保持着这样。所以,他转向南方意味着不再有种姓,不再有宗教,不再有高低贵贱之分。

每一个人类只要愿意,都是有资格的。这是对了悟和真知的民主化:真知及超越的维度并不是某个人可以私有的产权。他确保每个人都有途径获得。也就是在这一天,这一次因为日历的计算缘故,是在夏至日后的第二个满月,但通常上师满月日都是在夏至日后的第一个满月日。

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他这种境界的人,决定经受点麻烦(笑),尝试将人们尚未感知到的维度带入他们的感知之中。当人们谈论尚不在你感知中的事物,无论它是什么,听起来要么不合逻辑,要么怪异,要么愚蠢,这取决于你的评判。你不能理解的就会认为是愚蠢的,不是吗?他犹豫了,我真的需要去做这种麻烦事吗?但之后他决定,无论遭到多少嘲笑,无论人们给他贴上怎样的标签,他都决定去分享。我们不应该为此感到庆幸吗?这一深刻的生命,当他做出这个决定时,这不是一个个人的决定。它成为了道路,成为了文化,哺育了数千年来成千上万个开悟的大师。

现在,我们正在维灵吉瑞山的山脚下。这些山脉在很多层面上都是他以及很多他的后来者的能量倾泻。它是他们所了悟的物质显现。现在,也许因为现代科技提供了一定的背景,人们至少可以理解这些东西。这在一个世纪以前甚至都很难说出来。但现在有了现代技术,即使中国人也能听懂我说的。他们一句英语都不会,我也一句汉语都不会。但是他们能听懂我说的,因为他们手中握有一个小工具。今天,如果你有工具在手,你可以知道几乎任何事。你可以查出一万五千前的上师满月日是在星期几。你可以问你的谷歌小姐(指语音搜索),很可能她可以告诉你。这只是需要计算。因为当时地球的旋转速度和现在一样,所以这计算没什么复杂的,它挺简单的。

现在你知道一块塑料和金属可以有很多用处。它可以储存一千个小时的音乐或会话,或者只是……飘在空中。所以,能量的形式可以转变成声音,转变成光,转变成图像。你可以称它为音像输出之类的。但本质上,以能量形式储存的东西,在通过视像、声音或其他各种形式让你的感官能够接收到它。一旦你理解,知识或真知可以以能量的形式储存,现在这就好理解多了,因为有了背景。所以,能量以山的形式储存,还好这座山永远都不会有人来打扰,因为这是座受保护的山。还有冈仁波齐,我们再过一个月就要去那里。还有迪阿那灵伽。像这样,还有很多其他的形式,真知以能量的形式被储存在那里。

要将某种层次的真知带入你的智力层面,通过逻辑的表达,并以一种就算显得怪异但不愚蠢的方式来传达给你,这很重要。人们对此不会介意。如果他们不理解某个东西……你们所有人都应该知道这一点,尤其是已婚人士。如果你要跟某人说他们无论如何都听不懂的话,那么你应该表达得复杂点。他们能理解“我理解不了很复杂的事”。但如果你想让他们意识到很简单的事(而他们又不理解),那你可能被当作犯蠢,有这样的危险存在。所以当一个古鲁开始传授时,他总要承担这样的风险。你必须要把它说得尽可能简单但又听起来不蠢。这真的很难,你知道。如果你说得很怪异,有一些会离开。但在如今,有一些会被怪异吸引。

如果你显得很复杂,那些自认为聪明的会留下,因为他们把生命中最简单的事都搞得很复杂。但将生命最深刻的维度简单化,那些没有慧眼之人会将它视为愚蠢而无视掉,你总是要承担这样的风险。所以阿迪瑜吉冒了这样的风险,才有了后来许多伟大的存在。那么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你知道Guru(古鲁)的意思是驱散黑暗的人。把一个灯打开,很难吗?只是打开灯并不难,但让瞎子看到很难。打开灯很容易,因为你本不需要打开它。它一直亮着。你可以假装是你开的。如果你告诉他们灯一直亮着,没有人会看到。你必须告诉他们“等等,等等,光要来了”。然后他们才有可能看到。

一个没有外在视力的人,让他看到光是很难的。内在也是如此,对于没有内在视力的人,向他打开灯也是同样的结果。那内在的灯有什么用?我们可以很轻易地在你内在植入一个灯泡,但你仍然会看不到。也许会有一些光从你的耳朵发出,也许蔓延到这里,这就是光环的由来(笑)。但问题是你仍然看不到。当我们说光,不是说某个东西被点燃了,光发散出来。不是这个意思。在人类感知中,光本质上意味着看到。某个东西被点亮,意味着你可以看到。某个东西没有被点亮,意味着你看不到。而我们说看到,也不是指肉眼看到某个东西。在英语中有个表达“哦,I see,我看到了(指我明白了)”。这在过去很常用。人们过去常说“啊,看到(明白),看到(明白)”。当一个人在说话时,他们会回应“看到(明白)”。现在他们不这样说了,改用别的说法。

上师满月日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是个提醒,提醒着你生命还有其他的维度,除非你在那个方向上被激发,否则你甚至可能永远都懒得去看。它可能是最深刻的维度,可能比你生命中已知的任何事都要大。它可能会让你在生命中已知的一切都失去意义。但除非你允许你自己,或者某个人在那个方向上激发你,你甚至可能永远都不会意识到还有这样的事。因为人类有一个维度是为生存而设的。一旦你开始观察,你会发现它就发生在你身上。自你入学的那刻起,你周围的某个人,你的父母,你的老师,每一个人都试图告诉你,你得比你周围的人优秀。一旦这个渴望进入你的头脑,之后你的整个生命过程都会变成生存。在这世上生存不是什么大事,每个人都能生存。但是一旦你进入这种想要比他人活得更好的疯狂,那么你就完了。直到最后一口呼吸,直到你生命的最后一刻,你都只会为生存而拼命。

这就是发生在世界大多数人身上的事。你可以明显地看到,随着社会变得越来越富裕,人们变得越来越不自在。为了生存,他们比谁都拼命。实际上,那些有点部落文化渊源的人,他们活得更自在。如果有饭吃,他们就挺好的。但这个星球上的富裕社会却被生存过度驱使。这只是因为他们不断提高着生存水准,让生存变得无法企及。因为总有人做得比你好,所以这永无止境地持续着。这一步,上一代人已经对你这么做了。如果你不对你的孩子做这件事,如果你没有将“你必须活得比别人好”这一想法植入他们的头脑,那么你就做了件非常了不起的事。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事!

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将这一扭曲的想法放入你孩子的头脑,那么你是在为下一代准备好了土壤,让数百万个开悟者得以成为可能。数百万个!因为人类若能从“要比别人更好”这一顽疾中解脱,生命自会变得自在。如果这个生命变得自在,自然就能如实地看到一切。“但是萨古鲁,我没有与静修中心里的任何人竞争,但是我也没有看到任何灯泡冒出来”。我们必须清楚,可能性和现实之间存在着距离。这个距离未必大,但是即使走一段很短的距离,你也必须保持在同一路线上。

这是大多数人的问题。如果你观察你自己,在24小时之内,你会改变生命的方向一千次。右,左,中,一切都会发生。有个人在有点偏远的美国乡村路上开车,然后车胎爆了。然后他走到一个农场,问农场主:“加油站离这多远?”农场主说:“嗯……按乌鸦飞的方法(译者注:英文为as the crow flies,意为直线距离,因为乌鸦总是直线飞行),只有四英里。”然后这个城市佬看着农场主说:“假设这只乌鸦还得滚着一个爆了的车胎走,那是多远?”这可能是个问题,你的车胎爆了。滚着爆了的车胎还要保持方向,每一天它都会改变路线很多、很多、很多次。

我说改变很多次……看,你早晨醒来。早晨……除非你是在进行某种灵性练习,否则你都是在“铛!铛!”声中醒来。如果你像这样醒来,当然,首先你醒来的方式不会太灵性,而是会伴随着你的咒骂。而且你还不能大声地骂,因为有人已经端坐着,唱诵Shambho,Shambho。在你醒来之前,就有人开始做(一种类似鸟叫的瑜伽练习),这都没把你吵醒,但这一声“铛!”因为太震耳欲聋,你没法听不见。所以你醒来,我们不知道还发生了什么……把牙刷插进了鼻孔里,各种各样的事。缺乏协调性,你知道。到5:30你开始变得灵性。5:30,5:45,6:00。在那之前会有Guru Pooja(上师礼拜),然后Surya Kriya什么。然后来到最精彩的部分(手势:在冥想中睡着了)。

你们通过网络直播观看的,不要相信这些。这里每个人的练习都很棒(笑)。当然,还有人“监视”你们的练习(手势:冥想快睡着了又醒过来)。你又开始变得灵性一点。Shambhavi(香巴维),你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在一天中,看看你有多少次改变方向和生命重心。你只需要做的是,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只把一件事当作你的头等大事,完完全全、一刻也不偏离。你会发现24小时内会有奇迹发生。因为你在做着正确的练习,会有巨大的能量产生。并且我也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重大的事发生,我不会忽略掉你,我就会在那里。

一切都已在那里。只是需要你保持方向直到到达入口。这被称作Malai Vasal,意为“山的入口”。静修中心大门上的岩石,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它搬过来。我们的男孩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冒了点险,因为这块岩石重达235吨。他们一路把它运回来,心想他们可是带回了块巨大的石头。我们本想把它放在如今的Sarpa Vasal那里。但当它来的时候,它看起来如此巨大而美好,我决定把它放在大门上。它突然缩小了,视觉上。然后有人过来抱怨:“萨古鲁,为什么岩石变得这么小?”我说:“因为下雨,所以收缩了。”哈哈,你不会相信,他们竟然信了。当岩石放在卡车上运回来时,它看起来像座山那么大,但当把它安置在21英尺高处时,它变小了。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你在上师满月日要做的重要之事。阿迪瑜吉意味着,你把他放在高处。把他挂在日历上,钉在墙板上,放在庙里面。他高高在上,所以看起来很小。你应该把他拿下来,放入你的生命中。如果你将他拿下放入你的生命中,突然你会发现这是个巨大的存在。这一点我们干得颇有成效,还有更多的工作有待进行。

我们是在,“凡人化”,有这么个词么?我们是在拿掉阿迪瑜吉神的头衔,让他变成人类。 因为那个高高在上的人,我们想要把他放下来。我们想要把他带到地面,这样你才能感受到这强大的临在。上面,太高了。Vaikuntham(印度神),你知道。不好意思,我说错了,是Kailash。说错了神。所有的神都需要被放下来,这很重要。只有把他们带到地面,人们才会发现(神性)是有可能实现的。否则,他们会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这是他们每周只需投入几分钟、再点一根香就了事的事情。这是我第一次提这个事,我注意到很多人在家中只点一根香。不是在德里。如果是德里,我能理解,可能是因为空气污染,所以他们限制烧香。但在印度文化中,从不会只点一根香。过去从不会有人只点一根香。但如今,我看到很多人只点一根,要么他们不知道,要么现在香太贵了。我不知道现在香卖多少钱,因为我一根也没点过。

这很重要,在这个文化中,所有你视为神的人实际上都曾在某个时期在这片土地上走过。你的Shiva,你的Rama,你的Krishna等等。他们所有人,都曾一度在这土地上走过。当他们在这里时,他们就同你一样走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挣扎,他们战斗,他们做所有那个时候该做的事。但是你却将他们钉在墙上。他们经历过出生,长大,挣扎,甚至战争和死亡,就像每一个人一样。但他们活出了非凡的生命。所以我们珍视他们,这无可厚非。但是一旦你把他们视作某种非人类,你就拿走了你生命的可能性。所以这很重要,非常重要,这个文化以及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应该将Shiva当作瑜伽士,因为他过去就是个瑜伽士,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记得他,这就是为什么他对我们如此珍贵。

否则,一个在一万五千年前来了又去的人,谁在乎他是否来过?仅仅因为他做出的贡献,我们才珍视他。让我们坦白点。只有一个人对我们的生命有贡献,我们才会珍视他们。如果他给我们带来的是麻烦,我们才不会这样,不是吗?所以上师满月日的意思是,在这天,我们将神变成人。这非常、非常重要。因为你现在看到了这个可能性,它并非遥不可及,只是缺乏必要的专注和努力。接下去的24小时,我想让你试试看。如果你能专注在最重要的事而不改变方向。打个比方,你从这里开车到Malai Vasal,如果你每两分钟就改变方向,你会跑遍每个地方,但唯独到不了那里,是不是?

所以,这是你要做的。如果你保持方向不变,我们会给你一个涡轮增压器。但你一直在改变方向,如果我们给你涡轮增压器,你可能会撞上石头。你可能会撞到别的什么东西。你必须保持方向不变。这就是你唯一的工作。看,即使你在开车时,启动有引擎来做,传导的工作有传导系统来完成。你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把握方向,不是吗?开车的重点就在于此。到达一个目的地意味着你必须把握方向。其他一切都被照顾好了。所以,在这个上师满月节,我想要交给你们这个任务,因为这不是不可能或者遥不可及的东西。这是人类的潜能所在。这是每一个人类都具有的可能性。

问题只是,你能否将可能性转变为现实。这是我的愿望和祝福,愿你们每一位都能体验到这个。一个绝对平衡和清晰的生命,没有任何东西是阻碍,而你对任何东西而言都不再是问题。你必须要对自己在这方面下功夫。如果你达到这样一种状态,也就是你永远都不再是问题,在任何情形下,你的头脑和情感都不再是你生命中的阻碍,只要你做到这一点,突然间你会发现,这是某种程度的mukti(解脱)。生命中有了一种新的层次的自由,仅仅因为你不再是问题。你的头脑和情感从来不会阻碍你。

你有腿走路,有大脑供你思考,好让你的智能为你服务。但如果它和你作对,那么你就是没有做好基本的工作。你没有驾驭好你自己的机能。更别提去触及整个宇宙了,你连自己的机能都还无法驾驭。这一点必须发生。在接下来24个小时,保持你的方向不变。你会看到,这一切会变得简单轻松。你的方向随着每个念头,每个情感,每个情形而改变。因为这一点,生命看起来很复杂。深刻不一定得是复杂的。如果你有问题,任何问题。今天是上师满月节。我对你们格外开恩,任何问题都可以。

编者按:学员问答部分文稿待续,敬请继续关注。

原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video/guru-purnima-1/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