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sha瑜伽 萨古鲁首页
  2. 视频

Dhyanalinga的传奇——一万五千年的历史

一旦一个人进入了Dhyanalinga的空间,他的内在将不可避免被播下解脱的灵性种子。

Sadhguru(萨古鲁):一万多年之前,有一位瑜伽士名叫Sunira。我们认为Sunira是Saptarishi(七圣贤)的下一代,他在山里居住和工作,对应现在尼泊尔的位置。他发起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项目,Sunira发现人类的意识是可以进化的,只要创造出一个完美的人类,他能将方法传授给所有人。某种程度上,他是源自Shiva的传统,在内心的某处他的梦想,就是创造另一个像Shiva那样的人。他想要为这个世界再次创造出一个活生生的Shiva,一位完美的导师,他应该是完全多维度的,而不是局限于这种或那种教导。就像Shiva一样,从每一个可能的角度去探索人类的意识和身体,他想要这样的一个存在。所以他开始建造那样的能量身,并且他认为自己可以进一步造出物质身,之后让他进入这个世界存活几百或一千年,这样他就可以在这段时间内转化整个世界。就这样他展开了这项工作,当然到他离世也没能完成。

在接下来的1万4千年里各处,许多有志向的瑜伽士继承了Sunira开启的这项工作,试图重建这个能转化人类意识的完美导师的能量身,他们称他做Mythreya,Mythreya的意思是“朋友”,人类真正的朋友,来改变人类的——世界的老师。一代又一代的瑜伽士们都尝试拾起Sunira的未完成工程。
这一直流传于瑜伽传说里,但它在上个世纪浮现出来为社会大众所知,因为神智学家们开始了这项工程,Annie Besant、Leadbeater以及Madame,不管什么名字,我都念不出来……Blavatsky,他们三人重拾了这项工作,他们说我们会完成任务。他们收集了大量的神秘学知识,很可能这在过去几百年是头一次,一定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采用非传统的,现代方法来开展这项工作。他们试图找到这个存在,他们想重拾并完成这个未完成的工作。工作有一些进展,他们有知识却缺乏能力,他们掌握了很多信息但却没有必要的手段来做那样的事,他们两次都试图宣称完成了这个项目,完美的存在已经到来了,但却不是真的。
另一个类似的努力在几千年前发生的,有另一群瑜伽士,他们留意到Sunira这项辉煌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也开始类似的工作,创造一个类似的可能性,但他们的理解却截然不同,他们要创造一个完美的存在,但不是人类,不是人的形式。因为要把这样的可能性注入一个人类中,尽管人体系统有所需能力,但它的物质边界却缺乏必备的完整性来承载它。在很多地方都有过创造或尝试创造Dhyanalinga(迪阿纳灵伽)的经历。在过去的两千年、三千年里,许多这样的项目开始了,但总因为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半途而废了。
大约一千年前,他们在Bhojpur(博杰普尔地区)尝试创造Dhyanalinga,一千年多一点。这个工程受到当地的国王支持,所以资金充裕。他们建了一座宏大庙宇的一部分,其余部分的规划画在了石头上,因为当时没有画板,他们把一块石头凿平,然后在石头上画了一个详细的寺庙平面图。所有建筑细节都考虑了,他们的设计宏大,环境优美,一应俱全。但因为某些原因只建了一半,就停工了。仅建造Lingam(灵伽)本身,他们就花了三年多。投入了14个人,由一个瑜伽士牵头,这个瑜伽士花了2年时间培养了这14个人,7男7女,成就非凡的14人,于是开始了他们的工作。
他们创造这个Lingam,95%已经完成。但那时入侵发生了,入侵者来时,发现这些人在一种怪异的状态中,他们袭击了这些人。在袭击中瑜伽士的左脚被砍了下来,由于身体受伤,他不能继续按原方式工作。于是他决定,将他们融入灵伽来完成这项工作,他们交代另一位瑜伽士,并训练他来锁住能量。这些瑜伽士们离开了身体,融入了灵伽,但那位瑜伽士面对这一幕不知所措,结果没能锁住能量。因为能量没能被及时锁住,灵伽裂开了。今天你仍可以看到,那个灵伽上有一条直缝,约3-4英寸宽的裂缝开口。现在他们用石灰填补上了,考古部门用石灰填补好了,但它是裂开的。
建造这样一个结构是很多瑜伽士的愿望,因为创建开悟的工具,不仅是教导,不仅是可以做的练习,而是一个人们可以体验的活的工具,一个可以影响并带领人们走上开悟之旅的活的工具。这一直都是瑜伽士们最深刻的渴求,其中一位有这种渴望的人,给我安排了这个工作。我与他亲身接触也就是几分钟而已,在这几分钟内,这个美妙而“狡猾”之人,给我套上了这个任务,我所做的一切都围绕着它。因为它是我Guru(古鲁)的梦想,他的愿景就是完成Dhyanalinga,这是我古鲁的意愿和恩典。
我觉得该给你们讲讲我的疯狂背景。经历了两世令人心碎的灵性修行,那是极度强烈,也真无比艰辛的修行。在这两世里,我被人们称作Shiva 瑜伽士。然后……时候到了,我的古鲁出现了,当他……他觉得直接触碰我不合适,他用他的手杖碰了我,于是,所有需要被了悟的都了悟了,我处在一切可能达到的顶峰。所以,那个存在被称作Shiva瑜伽士,试图完成被赋予的任务,但没有成功。再次转世成为萨古鲁Shri Brahma,又努力尝试,接近成功,但没能调和社会民意,因为他的强烈特性无法被社会所理解,所以,他没有成功。
他对几个人做了些安排,就自己上了山。他反省失败的原因,万事俱备,为什么还是没发生?他知道不是自己能力不足,只是自己没能赢得必要的社会支持。他最后一次上了山,在上山之前,他的几个弟子聚集在山脚下,说,“现在怎么办?”他宣布,“Ivan thirupi varuvan”,意思是“这一个会再回来”,然后他最后一次上了山,做了件罕有的事情,他同时通过七个脉轮离开了身体。这是……他只是想检查一下自己,他知道不是自己的问题。但当事情没成功时,第一个检讨的应该是你自己,所以他要确认清楚,万一自己不行,不能胜任?所以他经由七个脉轮离开了身体,这个不可思议的能量,这个不同一般的能量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你可以在Seventh Hill(第七山)体验到。它和其它地方的任何东西都完全不同,它截然不同。做到这点后,他知道问题的症结在于没能处理好社会关系。
这一次,我们回来时,我们策划好了一切,细致到我需要的几个人出生在哪里,在哪个子宫里,如何出生,所有一切都计划好了,也按计划实施了。我将圣化所需的几个人安置在合适的地方,使一切都在正确的时间各就各位,尽管如此,这一世我还是花了18年的准备来将这一切各就各位、把人聚到一起,让他们记起过去,让他们走到今天。这对你们如童话故事一样,但对我们是活生生的现实,圣化过程本身耗时三年半,这是个非常强烈的过程。经历过这些的人,他们的生命已经完全不同了,他们亲眼所见了那些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他们至今都难以相信,事情真在自己面前发生了。
Sunira瑜伽士,他为这个事业投入了一生,到晚年他建造完美体的梦想仍未能实现时,Sunira瑜伽士做了个预言:很久以后,很久很久以后,这个项目会被完成并产生影响,不在这里,而在南方的绿色山脉中。我们的山是绿色的,我们在南方。所以,Sunira的预言成真了,但不是他想象的那样。Dhyanalinga就像一个活的古鲁,古鲁在灵性探寻者生命中的角色,不仅是给出教导和指导,一位灵性探索者寻找古鲁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古鲁可以将他的能量点燃到一个不同的维度,古鲁对灵性寻求者的这个作用,Dhyanalinga完全可以做到。一旦一个人进入了Dhyanalinga的空间,他的内在将不可避免被播下解脱的灵性种子。

 

原视频链接:youtube.com/watch?v=HJ1xQUv79_8

原文链接:youtube.com/watch?v=HJ1xQUv79_8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video/the-legend-of-dhyanalinga/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