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芬采访萨古鲁丨瑜珈如何使你向内走?

瑜伽是一种非常复杂、非常非常复杂的工具或者技术,远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复杂。如果运用得法,你可以让整个宇宙显现于你的内在,这就是瑜伽的内涵,瑜伽意味着融合。

张德芬:您提到了瑜伽,我有两个关于瑜伽的问题。在中国,有些瑜伽练习者将瑜伽视为一种身体练习,用来帮他们变得更苗条。不,到处都一样,或者达到减肥、保健的目的。但对于资深练习者,他们或许想了解自己的练习如何向内走,改变内在世界,对此您有什么建议吗?瑜伽的练习,如何由外向内?

Sadhguru(萨古鲁):“瑜伽”这个词意思是融合。你正在呼吸吧?肯定是的。但大多数时候,绝大部分人并不会意识到自己在呼吸。在一定程度上,呼吸意味着你在与周围的大气融合,它是这个意思。当你呼吸时,从很多层面来说,你是吸入了整个世界。

今天,已有很多证据表明你所呼吸的空气中存在着大量记忆,你所呼吸的空气触碰过了如此多的东西。某种意义上,一切都存在于空气中,所以,当你呼吸时,你在和周围的大气融合。当你吃饭时,你在和我们行走的大地融合。当你喝水时,你在和身边的一切联结。

但是,这并不是你的体验,比如说,如果你意识到你呼出来的空气,正被那些树木吸入,它们呼出来的空气,正被你吸入。假设你对此有觉知,不是在你的头脑中,不是在你的思想中,而是真实的活生生的体验。你能明白、体验到,自己肺的一部分,其实是那树木,如果你体验到这些,还用我教你如何以正确的方式对待一棵树吗?需要我告诉你吗?不用。

在美国,树木通常被称为木材(wood,美式英语里常指树林),因为他们家里需要家具。他们的房子也是木材建成的,所以他们需要木材。所以最初来到这里的人,他们一看到树木就叫它们wood。如果你对家具没有欲求,当你真正地看着一棵树木,你吸着树木呼出的空气,就会把树木看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而事实就是如此。

你要等所有树木都消失了才意识到这一点吗?还是你现在就要意识到这一点?这是问题所在,你的生命也在流逝着,我不是在谈论生态学,我说的是构成生命的基础物质,我们喝的水、我们呼吸的空气、我们吃的食物、我们行走的土地,这些都是构成生命的物质。这就是你的生命,遍布四处。当你积累这个身体时,你以为这就是我。当它抛撒在外,你以为那些不是我。

瑜伽意味着,在你体验中万物都是你,换句话说,打破边界,即,将你限制在其中的身体边界。但是现在有很多人,在利用瑜伽强化他们的边界。他们觉得自己在用瑜伽来打造腹肌。你不仅没有打开身体的边界反而在强化这边界。这就像用一架飞机来掘地。知道吗,如果你想挖掘土地,有种会旋转的挖掘机可以用,但是如果你用发动飞机的螺旋桨去掘地,你会认识到,它并不是设计来做这个用途的,很明显,你会感到沮丧。

这也是如今正在发生的现实。你每天起床,做些扭转动作,过段时间觉得腻了,就说“去它的吧”,再去做其它的运动。只有你使用专门的工具(才能解决问题)。如果我让你拧掉这个家具的螺丝,你用手指去拧,那指甲就都毁了,要是用你的牙齿,它们也保不住。要是我给你一把螺丝刀,你就能把螺丝拧出来,对吧?而如果我给你螺丝刀,你却不知怎么用,把它塞到耳朵里去旋转,那么伤害会发生,幸福不会发生。但其实螺丝刀是很棒的工具,要是你会用的话。如果你不知道怎么用的话,只能适得其反。

我这里举了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可瑜伽是一种非常复杂、非常非常复杂的工具或者技术,远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复杂。如果运用得当,你可以让整个宇宙显现于你的内在,这就是瑜伽的内涵,瑜伽意味着融合。融合就是,你坐在这里,打开身体的边界,却能于自己的内在体验到整个宇宙。但是现在,人们把瑜伽当工具来筑墙,没有人可以打破。

张德芬:那么瑜伽怎么创造出这些呢?

Sadhguru(萨古鲁):这正是我要去中国的原因。

张德芬:比如说,我们在做山式,可以只是在做一个体式或者像您说的,把山式作为一个工具,去感知自然,去感知我们是自然的一部分或者我们和自然是合一的。您能告诉我们其中的区别吗?诀窍在哪里,是在于呼吸吗?应该怎么做呢? 

Sadhguru(萨古鲁):首先,没有诀窍。问题在于传授,传授这些练习的方式。你看,如果我给你一朵花,一朵鲜活的、充满生命力的花,你就得想办法照顾它。当我发现你不知怎么拿这朵花……有这样的人,我给他们一朵花,他们像这样一把攥住。对于不知花为何物的人们,他们会这样攥的,花朵就在他们手中死去,那怎么办呢?我们就给你一朵塑料花吧。

在中国,我住的每一个酒店房间都摆放塑料花。因为对于不知花为何物的人来说,塑料花是最好的。塑料花虽然看起来像花,但只是一片塑料,它不是花。所谓花朵,意味着它是那个生命的顶点。一株植物在那儿,什么是它生命的顶点呢?开花,对吧?那是它的顶点。花朵代表着那个生命所能达到的巅峰状态。但是你做了一朵塑料花送给人,因为它很方便,想怎么拿都行,甚至在孩子不听话的时候,可以用它来打孩子。现在,你有一片塑料,却将其视为一朵花,这也就是瑜伽的现状。

传授过程中没有任何主观性,只有单一指令的话,这样的瑜伽就像是死胎。与其这样,还不如根本不怀孕,是不是?如果你追求的是身体健康,那么去黄河游泳吧,去打网球,去爬山,做些健身运动。瑜伽肯定会带来健康,不仅是身体健康,它会给你各个层面的健康,但这不是你去练习瑜伽的原因。你去练习瑜伽,因为你想与万物合一,所以在传授过程中,必须有主观性存在。

 现在,我们成了客观性的奴隶,因为除了智力,我们没有用到任何形式的内在智慧。你只运用智力的话,智力只有像刀一样锐利时才有用,是这样的吧?你想要迟钝的智力,还是敏锐的智力?敏锐的,就像一把刀。现在你用一把利刃去缝纫,那只会造成更大的裂痕,刀不是合适的缝纫工具。你要缝纫,需要其它工具,但是现在你仍然用刀,那是不成的。

不幸的是,瑜伽在全球的发展,也正在经历这样的时期,仅仅考虑身体层面,一个死胎在诞生。人们以为自己得到了一个婴儿,其实不然,那是死的。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婴儿,但是没有生命,不会长大。你有一朵塑料花,它不会盛开,对吧?完成足够的拉伸和扭转也许可以练出腹肌,但花不会开的,你只是在加固那堵墙,而不是拆除它。我只是在说身体的这堵“城墙”,而不是在说“长城”。

张德芬:所以,关键点并非你怎样做,而是如何传授给你?

Sadhguru(萨古鲁):两者一样重要。怎么传授非常关键,你怎样接收,也很重要。你怎样练习,同样重要,如果你的练习中不带入这些维度,只带入一系列指令,那就变成了非常客观化的瑜伽。练那样的瑜伽,你也许能得到身体的健康,但就像你把一架飞机当牛车来用,明明能飞,你却让它在地上被拖着走,有什么用?

你看到一只翅膀受伤的鸟,它飞不起来,你会替它感到悲伤吧?是不是?但你看到没有翅膀的水牛,不会觉得伤心,对吗?因为水牛本来就是在地上走的,本来会飞的鸟就不同了,它不能飞了,那让你难过,是吧?如果我还有能力感到难过,那么看着现在世界上瑜伽的现状,会很难过的,但是我现在已经失去难过的能力了,所以……

张德芬:那么Isha瑜伽有什么不同?

Sadhguru(萨古鲁):主观性。Isha瑜伽从来不是职业老师教授的,从来不是。如果他们不是将瑜伽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我不会允许他们去教Isha瑜伽的。不是作为一种职业,一种爱好,或者一种娱乐,不是的。只有你把它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我们才让你去教授,因为只有那时,我们才能在瑜伽的教学中注入主观性。

不然你会变得很职业,别人多付钱,你就多教点,别人少付钱,你就少教点,那样是不行的,一旦有了算计,就不行了。现在,矢志奉献的人们,愿意为它献出自己的一切来传授,这才使得瑜伽得以发展。

张德芬:当我们练习Isha瑜伽时, 我们也需要投入生命去练习,正确的练习方式是那样吗?

Sadhguru(萨古鲁):如果你投入生命去练习,你的生命将得到提升而且是以你无法想象的方式。我不会要求每一位练习者做到这一步,但那些想要教授的人,必须这样对待瑜伽,否则就行不通。

张德芬:有没有这种可能,就是我们练习Isha瑜伽时只练习一般的技巧,不涉及精神层面和生命,就像一种平常的运动那样?

Sadhguru(萨古鲁):如果你在大街上拖着自己的飞机,还挺开心。我还能做什么呢?只能告诉你,它本可以飞。

原文链接:

本网站文章由ISHA志愿者翻译。发布者:ishachina,翻译权归 ishayoga.net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video/zhangdefen-interviews-saguru-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手机:1992876897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