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一支圣化的力量

通过必要的技术,甚至无生命的物体也能成为神圣的丰盛存在。这就是圣化的非凡所在。

建立一支圣化的力量

萨古鲁:用了三十六年的时间,才终于让人们对圣化的科学产生了兴趣。你们中的一些人家里已经有了圣化过的能量形式。对于很多恭请了Devi(Linga Bhairavi)到家中的人来说,那是他们一生中最重大的事。现在,至少有一百个大的项目想请我去圣化——大部分都在印度,有一些在国外。这些不一定都是庙宇——有很多大型建筑,它们也想要拥有能量中心。我马上要从美国回印度,只待一天,是为在Andhra Pradesh邦建造的一座新城市——Amaravati的落成做演讲。

这是近年来在印度首次实施的此类项目——修建一座全新的城市。通常,我们的城市都是古代遗留下来的。我们曾经挖掘出过庙宇、港口、甚至整座城市的框架,它们有几千年的历史。而现在,一座全新的城市在Andhra Pradesh邦被修建出来。我们与邦政府还有其他项目方面的合作,该邦的首席部长以及所有其他部长、官员、高级职员都学习了内在工程。我们还在Andhar Pradesh邦接管了三千所学校。如今,他们组织了一个“快乐城市峰会”。他们想要修建的,不只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不只是一座高科技的城市,还要是一座快乐的城市。并且他们希望这座城市的中心地带,是一个圣化过的空间。

这就是这个世界最需要的——人类应该生活在健康的能量空间里。

这类需求变得越来越多。除此之外,制造Linga Bhairavi Avigna Yantras(贝拉维Avigna Yantra)需要花三到四个月的时间。这就是为什么一年我们只能举行两次开启。制造它需要大量的生命投入。如果在之后的两年中我去实现这一百多个圣化的请求,我的生命可能就只能再维持三年了。这就是圣化所需要的能量投入。你们之中伴随我超过十七、十八年的人,亲眼见到了我在Dhyanalinga圣化前后所经历的变化。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是,在Devi(Linga Bhairavi)圣化之后,也就是八年前,几乎有一年半的时间我完全失去了味觉和嗅觉。我的舌头就像死了一样。无论吃什么,都像是在嚼棉花。而在平时,我的味觉是非常敏锐的,只要我想,我可以变得非常挑剔。

慢慢的,我的味觉和嗅觉恢复了。 我不得不使用各种方法去修复系统。由于各种原因,那时我们建立起了各种支持系统。由于时间、年龄以及其它许多因素,如今这些结构都在消失。我们正在修建新的能量构架来支持我们。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现有的条件来说,我们不可能全部实现这一百多个圣化的请求。而且,假如我们实现了这一百多个项目,到那时就又会有多出几倍、几十倍的新的请求。我有足够多的能量,但是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允许我做到这一切。这个身体是一个脆弱的、重新修复起来的构架, 因为在Dhyanalinga圣化之后,它曾经差一点就彻底停止了工作。

我们需要有人站出来。年龄在三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如果你们感兴趣,我们想要培养你们,让你们能够做这些事情。但是这种训练需要一种完全不同层次的参与、专注、对目标的坚定以及纪律。当你涉足生命的基本能量时,你就需要极为严格的纪律。只要一个小的偏差,一切就都会垮掉。不止是对你——对我也是。我们不能允许你的工作发生任何差错——必须有其他人来补救。如果你觉得你有这些品质,你必须把你的名字留下。我们会观察你,从各种角度,看你适合做什么层次的工作。对于一些高强度的工作,需要三十五岁以下的人士。不过有一些其他工作是其他人也能够胜任的。

这就是这个世界最需要的——人类应该生活在健康的能量空间里。你也许修建了一座美丽的建筑——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它就适于居住。对于如何创造一个能够让人类绽放的空间,有一整套专门的科学。这对于孩子的成长尤其重要——每所学校都应该有一个圣化过的空间。这个世界还处于某种无知中,人们仍旧认为圣化一个空间就意味着将宗教引入他们的生活。他们慢慢就会明白。我们已经让他们开放一点了。商业住宅,过去他们从不会考虑这类事情,现在也在请我们为他们的办公室以及其它空间设立圣化的能量形式。

有关圣化的工作,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是做到了需要做的工作的百分之二三,这完全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多专注于此的力量。每个人都在忙着其他事。这份工作需要一个专门的队伍,它是在生命的一个完全不同的维度上运作的。本质上,就是愿意去成为一个创造某种事物的工具。也许你自己永远也无法理解你是在创造什么。但是你必须要去学着成为一件工具。在西方的文化里,人们教育你永远不要变成别人手中的工具。如果抱持此种态度,你是不能参与圣化的。人们还没有成熟到能够理解这一点,他们对每一件事都在下愚蠢的道德判断。

三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如果你感兴趣,我们愿意培训你们去做这些事。

圣化需要特别的人种。我们可以培养他们,但是说到底,最需要的是信任和决心。为了能让你成为一件强有力的工具,可能需要把你掰一掰。为了让你成为医生、工程师、或是科学家,他们没有折磨过你吗?六岁开始,你就要上学,那难道不是折磨?让一个六岁的孩子上学,开始数“一二三”,念“abc”这些东西,那难道不是折磨?那绝对是折磨,也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些折磨,人们才能够胜任那些原本不会的东西。

如果想要实现超越普通人类极限的事物,就需要非凡的投入、纪律和奉献。否则它是不会实现的。在古代的印度,所有的空间都是圣化过的。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不过现在,对于圣化的兴趣与信任再一次被点燃。我们在Isha的德里中心刚刚向人们开放了小的Devi Gudi(贝拉维Yantra中的一种)。但这在当地却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我们几乎难以控制汹涌而来的人群。连续三天的开幕,挤满这两英亩空间的不仅是Isha冥想者,还有来自各地的人。圣化就是如此,它会吸引人群。有更多的空间应该被圣化。

但是圣化的科学不是那种可以写进一本书里,然后你读一读就能学会的东西。它不是这样运作的。你必须要去感受它。学习它需要下某种功夫,还需要某种亲密性。你的身体、心理结构、情感结构、业力结构——你生命的每个层面都需要被照顾到,这样你的生命能量才能流动起来。如果它们是流动的,你就可以以任何方式使用它们。如果这一点没有做到,圣化就会看起来像是故弄玄虚。如果是那样,圣化的科学将会遗失;留存下来的就只是仪式——有个人在念叨点什么,仅此而已。他们也不在乎圣化是否在发生,因为那对他们来讲不过就是一个商业活动。

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创造出什么,我们需要建立起一支强有力的力量。现在我们在尝试建立起一支小股的力量。但是如果我们建立起了一支比较大的力量,比如五十到一百人,我们就能在这个世界上实现非凡的事情。但是,要去哪里找到那些能够超越自身去思考的人?

爱与恩典
萨古鲁

联系我们:sadhana@ishafoundation.org

原文链接:https://isha.sadhguru.org/us/en/wisdom/article/how-to-consecrate-world

本网站文章由ISHA志愿者翻译。发布者:ishachina,翻译权归 ishayoga.net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yoga/how-to-consecrate-worl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手机:1992876897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