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对你的痛苦变得有意识

Sadhguru(萨古鲁)回答了一个问题: 一旦我们踏上了灵性之路,我们就会对我们的痛苦变得有意识,这可以带来一种困惑的清晰感。

萨古鲁:对你的痛苦变得有意识

问:我越是寻求灵性之路,我就变得越困惑。然而与此同时,似乎有一种清晰感——一种困惑的清晰感。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的生活变得清晰而没有困惑,如果会,我该怎样去创造它? 

Sadhguru(萨古鲁):你越是寻求灵性的道路,你就变得越困惑。这是一个好的迹象,因为困惑总比生活在愚蠢的结论中要好。你在生活中得出的愚蠢的结论,它带来了舒适、安慰和便利。这里头有一种错误的安全感。

可一旦你踏上了灵性之路,一切都变得混乱了。所有你以前觉得舒服的事情现在看起来都很愚蠢。你曾经看重和珍视的东西突然变得如此微不足道、毫无价值。一切都颠倒了。有一句很美的禅语:“当你无知的时候,山就是山,河就是河,云就是云,树就是树。” 一旦你进入灵性之路,山不再只是山,河不再只是河,云不再只是云,树不再只是树。可是一旦你开悟了,再次地,山是山,河是河,云是云,树是树。” 从无知到觉悟,是一个完整的循环,回到同一个地方,却有着巨大的差异,天壤之别的差异,无法形容的差异。

对你的痛苦变得有意识

一旦你踏上灵性的道路,一切都是混乱的,一切都有问题。你不知道自己的立场——你什么都不知道。在了解任何关于灵性的东西之前,你至少是舒服的,自我满足的。你早上吃早餐,喝咖啡,你认为那是终极的。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你不想吃,不想睡,不想做任何事情,因为没有什么是真正值得的了。这从来就不值得。你只是欺骗自己,让自己相信它值得。如果这真的是值得的,它怎么会消失呢?如果你真的知道什么是什么,你怎么会感到困惑?你感到困惑这个事实本身就意味着你不知道。你做出了错误的结论,仅仅是为了舒适和安全。 

如果舒适是你所追求的,你必须让自己相信你是完美的,你的生活一切都很好。“我的房子很好,我的丈夫很棒,我的生活很棒,我的孩子很棒,甚至我的狗也很棒。就是这样了。这就是生活。” 你必须每天都这样告诉自己,并坚持下去。这会挺好的,它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它是有限的,而这个存在(指这个人)永远不会满足于任何有限的东西。无论你用多少种方式欺骗自己,内在某处却总有一种渴望。仔细看看你在生活中知道的一切快乐。表面上有快乐,但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每件事情都带有某种痛苦。痛苦只是因为,这个被压抑的存在一直在渴望。就连只是去意识到这种痛苦,人们都需要花几辈子的时间。

踏上灵性的道路意味着你对你的痛苦变得有意识。此前你是在无意识地受苦,现在你已经意识到它了。有意识的痛苦总是比无意识的痛苦更深,但它是好的,至少你对它有意识了。只要你还没有意识到它,痛苦就会一直存在。一旦你意识到它,它就不必永远存在了。就有了这种可能性,不是吗? 

踏上灵性的道路意味着你对你的痛苦变得有意识。

走上灵性道路是一种可能性,与Guru(古鲁)在一起是一种可能性。如果这种可能性要成为现实,那么第一件事就是你愿意看到事物本来的样子。你至少愿意承认自己的局限性。如果你想隐藏你的局限性,那么自由解放又从何谈起?你都已经彻底摧毁了这种可能性。如果你现在被绑住了,如果自由有一天要来,你首先要看到的就是你被绑住了。如果你拒绝看到自己被绑住,那么解放自己的问题就永远不会出现。

当你意识到你被绑住了,就会有痛苦和折磨,就会有挣扎和困惑。旧的记忆会说,“我以前过得更好。” 这就是你的思维方式。当你上高中的时候,你的头脑告诉你,“哦,幼儿园真是太棒了。” 你知道你是怎么上幼儿园的!当你上大学的时候,你说,“哦,我的高中生活是如此美好,”但我们也知道你是如何度过高中的。当你完成了你的学业,你说:“我的大学生活是最幸福的!” 我们知道你是如何挣扎着写论文,如何在图书馆里找到你想要的书,如何忍受那些课程和那些教授的;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就声称它很棒了。作为你生存技巧的一部分,记忆有一种方法可以抹去某些不愉快的事情,让过去总是比现在更愉快。这是生存的技巧。否则,在心理上,你会崩溃。你总是有东西可以依靠并说,“哦,太棒了。”

带着困惑的清晰 

但是现在有一种带着困惑的清晰感。这不是很好吗?你很困惑,但仍然很清晰。有一天,一个农夫开着一辆载满牲口的卡车去市场拍卖。他遇到一个搭便车的人,让他上了车。在去镇上的路上,农夫喝起自酿的啤酒来,然后开出了公路,掉进一条沟里。那个搭便车的人被抛出卡车,掉进沟里,肋骨粉碎,一条腿断了,胳膊也断了——他完全支离破碎了。车上那些农场牲口也严重受伤。农夫是唯一一个只受了几处轻伤的人。他从卡车上下来,看了看他的牲口。这些鸡的腿和翅膀都断了,几乎不能动弹。“这些鸡现在一点用都没有了,”农夫大发雷霆。“没人会买的!” 他从卡车上抓起他的猎枪,把鸡统统打死了。然后,他看到猪也被撞得稀巴烂,血流不止。“这些猪也一文不值了!” 他重新装上子弹,也向它们开了枪。然后,农夫看着跟鸡、猪同样惨状的羊,尖叫道:“没用的羊!” 他又往猎枪上了子弹,把羊都打死了。受伤的搭便车旅行者目睹了这场大屠杀的惨状。然后,农夫走到沟边,盯着沟里,喊道: “你没事吧,下面那个?” 立刻,那个搭便车的人飞快地爬了上来,说: “当然没事,我这辈子从没感到过这么好!” 

只要你还没有意识到它,痛苦就会一直存在。 

这意味着即使我们把你扔进地狱,也没关系,你会很清晰。我对送人上天堂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让人们以这样一种方式生活:即使他们下地狱,也没有人能让他们受苦。这就是自由。“我要去天堂”是一个巨大的枷锁。如果你降落在错误的地点呢?假设有人在你去天堂的路上劫持了你的飞机。他没有撞坏它,只是把它降落在了错的地方——你就完蛋了。你总是带着一些可能被某人或某事夺走的东西生活。真正的解脱是当没有人能从你身上拿走任何东西,而那些不能从你身上拿走的东西就是你的幸福、你没有了痛苦的能力。“我要上天堂” ,意思是你仍然有痛苦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你想去一个好地方。

乔达摩(佛陀)反复说过:“我不想上天堂。我想下地狱。” 人们认为他疯了,但一个解放了的人就会是这样。“我对地狱有什么意见?反正他们也无法让我受苦,所以我会去地狱。” 这个人是自由的。所以如果你感到困惑和清晰,那很好。“我的困惑什么时候才会消失?什么时候才会绝对清晰?” 我不想确定一个日期,但我祝福你,就让它是今天吧。为什么是明天?今天还有很多时间。让它就在今天。 

编者按:本文节选自 Mystic’s Musings。这本书不是给胆小的人看的,它用关于现实的回答巧妙地引导我们,这些回答超越了我们的恐惧、愤怒、希望和挣扎。 Sadhguru(萨古鲁)让我们在逻辑的边缘摇摇欲坠,并以他对生命、死亡、重生、苦难、业力和自我之旅等问题的回答迷住了我们。 下载pdf样书或购买电子书。

原文链接:isha.sadhguru.org/us/en/wisdom/article/conscious-suffering

本网站文章由ISHA志愿者翻译。发布者:ishachina,翻译权归 ishayoga.net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life/conscious-suffer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手机:1992876897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