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在Isha瑜伽中心近期举办的“In the Lap of the Master”活动中,一位参与者向萨古鲁问道应如何表达自己对他的感激之情。请阅读萨古鲁鼓舞人心的回答,以及他的一些个人轶事。

“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应该是外在的表现还是内在的过程?

问:向你合十,萨古鲁。有一位像你这样的古鲁,我的整个人生都改变了。我一直做Sadhana(灵性练习),做Guru Pooja,也做志愿者工作。但是除了这些以外,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才是向你表达感恩的最好方式。请告诉我吧。

Sadhguru(萨古鲁):感恩不是一种你得表现出来的东西。只有对那些期待你的感恩的人,你才需要有所表达。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不知道自己的价值,他们的生命得通过其他人说的好话来提升。我可以向你保证——无论任何人说任何关于我的好话,都不会提升我的生命。同样地,任何人说任何关于我的坏话也根本不会削弱我的生命。因此,你表达感恩只会是对“感恩”这个稀缺之物的浪费。如果你把这种感恩放在自己心里,它会融化你的心。它会融化你内在的一切。你不必要把它表达出来。如果你把它放在心里,它会融化掉“你所是”的根本存在。

如果你融化,你会自然地扩散。融化的东西不能这样硬挺挺地坐着——它自然会扩散。这是你所能做的最好的事。但是你仍处于一种想要做点什么的状态中。这就像是:人们不仅想爱一个人,还想要“去做”爱——这是在近几十年里才出现的新术语。人们过去只是爱,现在他们“去做”爱。你总需要做点什么才行。那我也就不浪费这个机会了。有一次我在德里,给印度空军做讲话,那儿有空军培训专家。他们在全国各地经营着三千多所学校。所有的培训专家都在那儿,还有大约一百来名儿童。

不期而遇 

在我离开会场即将上车的时候,我看到几个十四五岁的大女孩儿,蹦蹦跳跳地大喊:“萨古鲁,萨古鲁,萨古鲁!”我看着他们不禁想:“这些小女孩,她们叫‘萨古鲁’是在叫什么呢?这是空军排练的什么东西吗?”然后我走向她们问道:“嘿,你们为什么喊‘萨古鲁’?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萨古鲁,我们一直关注你,我们听你的演讲。”“你们肯定觉得很没劲吧。”“不,萨古鲁,我们很喜欢你的那些讲话。你太赞了,萨古鲁!”十四岁的女孩听灵性演讲却不是出于父母所迫——这太棒了。她们不是在跟邻居男孩们发短信,而是在看我。我就想:“这可真是个大突破。”

然后,好像这还不够似的,我去到班加罗尔,在那儿我们召开一个“拯救河流行动”(Rally for Rivers)董事见面会。在这之后,我和人约了在一个花园谈话。然后三个男孩——十岁、十一岁的样子——过来跟我说:“萨古鲁,我们可以跟你合影吗?”我说:“你们怎么知道我是谁?”他们说:“我们看你的视频。”我说:“什么?肯定是妈妈强迫的吧。”他们说:“不,我们学校的每一个人、我们所有的朋友都在看你的视频。”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说:“说真的,在你们学校,每个人都知道我?”他们说:“是的,我们班里,每个人都知道你。我们都看你的视频。你很酷,萨古鲁。”我觉得这真是了不起的事,这太棒了。十岁的男孩们在看灵性讲话,还都是自发的?我想我们一直以来的策略对了,这是肯定的。

从临终之人的救命稻草变成活生生的体验

一直以来这都是我们的目标:让灵性变得有吸引力,而不是临终之人的专利——出于对死亡的恐惧他们才叫:“Ram、Ram”(罗摩)。不是那种灵性。(我们希望的是),那些渴望活得好的人,去探寻灵性。现在,这里有一些来自俄罗斯的人,一大波来自中国的人。我们还没有去中国,俄罗斯一直都反响热烈。我们差不多收到了这个地球上每个国家的邀请。这就是我们一直以来的目标:让灵性变成日常,变成一种生活方式,人们生活的方式应当变得灵性。

意识不应该是被保存在某个地方的东西。意识应该被传播,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十岁的孩子开始看灵性演讲,这是件好事。在接下来两个月,我们很可能会制作好至少一百个视频——并且,我会以十四种不同的语言来交流。就在昨天,我见了一个非常受欢迎的Telegu(泰卢固)女演员,她不会说一句泰米尔(Tamil)语,我从她那里学了几课。我不会说一句葡萄牙语,但是你会看到我的葡萄牙语讲话会非常受欢迎。中文讲话已经很受欢迎了,而俄语讲话也得到了极大的赞赏。

冉冉升起的全球现象

我们已蓄势待发,准备好迎接全球性的爆发。与此同时,我们需要很多只“手”来一起让它发生。我们就要准备好迎接全球性的爆发了。你不应该将其视为Isha或萨古鲁的大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年轻的孩子们开始对灵性感兴趣,这棒极了。过去,灵性一直被当作临死之时抓住的最后一个东西,就像一个溺水之人抓住一根稻草。他们无意识地度过了一生,只是做着各种傻事。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囤积、囤积、囤积——无论是钱、财富或是知识。他们甚至囤积爱和欢笑,从不舍得给出一点。他们什么都囤起来,很是壮观。而在他们意识到自己要死的时候,他们看到其他死去的人都是两手空空地走了,然后就突然开始念:“Ram、Ram、Ram。”

不幸的是,在过去几个世纪里,灵性变成了这样,甚至在这个国家也是如此。所以,在班加罗尔见了这几个男孩之后我突然信心满满。十岁、十一岁的男孩,他们居然对一个古鲁感兴趣,这是件非凡之事。在我十岁、十一岁的时候,我可真不是这样的。好吧,我也算,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因为我遇到那个人,他的身体能力堪比超人——他像蜘蛛侠一样爬上了一口井。我对他产生了兴趣,不是出于任何灵性目的,而是因为我想他会把我变成某种超级英雄。我很开心,我的这些瞎倒腾也对孩子们管用。

为什么如此严肃?

所以现在我们的时候快到了。我们需要做出正确的举动。我们正处于全球爆发的边缘。它发生的时候,我们需要很多只“手”。并且,如果有充满感恩的“心”,我们也希望能运用它。现在是时候了。如果你曾想过——哪怕只是在一个飞逝的瞬间,你想你必须做点什么——现在就是时候了。再创造这样一个大势并不容易。这不是在吹嘘我自己,这件事不是关于我,它关乎的是灵性。这种纯粹的灵性从未像现在这样被广泛地接受,这是前所未有的。

因为这不是一种信条(gospel),这是一种“八卦”(gossip),每个人都爱八卦。信条缺乏趣味或没有趣味。它是如此严肃,所以它就不可能是灵性的。当它变得如此严肃,它就变成了一种心理过程。严肃是一种心理现象。严肃不是你作为生命的品质。如果你错把心理现象当作灵性现象,那你就会变得死严肃,然后你就会制造一个接一个的信条。这对人性造成了巨大的损害。有太多人在灵性进程中丧失了生气——他们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在Dhyanalinga(迪阿纳灵伽)圣化前,所有那些死严肃的人都非常喜欢我,因为我那时就是强烈而专注的——我没时间去看任何其它东西一眼。在我心里只有一个目标。所以他们觉得“噢,他是个强大的瑜伽士。如果他只是看我们一眼,我们的腿都会发抖,所以他一定很强大。”然后我告诉他们,我警告他们:“看,现在这完成了,我从未想过自己在这之后还能活着。但是现在我仍然活着,是时候完全改变我的个性了。我的样子、我说话的方式、我的行事作风——一切都要改变了。但别走,我仍然是萨古鲁——只是戏要变了。”他们说:“没问题,萨古鲁——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变了的时候,他们都蔫了。他们说:“噢,现在的萨古鲁不比从前了。他曾经是用怎样的眼神看着我们!现在他嬉笑温柔;他总是像个大娱乐家行事,甚至还穿上了纱丽(指他的彩色披肩)。”早知道我连说也不说了……

我不是说你应该成天闲逛,不去投入。尤其是如果你想游戏,它需要你完全的投入。你去读书、上大学时可以不投入。你去庙宇时可以不投入。你向神祈祷时可以不投入——因为他不会知道。你和家人一起生活时也可以不投入——只要你说了对的话,他们就不会知道。你只需要学习几句咒语。对于庙宇、家庭、社会,你只需要学几句咒语。一天五次,你说:“Aum Namah Shivaya”、“Allahu Akbar”或其它什么的,上帝就被愚弄了。一天说五次“我爱你”,你的妻子或丈夫就被愚弄了。一天五次,你说:“请、谢谢”,周围的社会就被愚弄了。但是,要游戏,你需要完全的投入。一天五次是没用的。它需要每分每秒对一切的投入。

不见不散

在这个全球性爆发来临之际,你们所有想过,哪怕只是在一瞬间想过“我想要做些什么”、“我想奉献些什么”、“我想把自己的时间投入其中”的人——现在是时候了。不要在我死后给我建造一个黄金纪念碑。或许,我会做一些事,让你无法建造纪念碑,因为你不知道我去哪儿了——这一点我现在还没下定主意。但是,我们不想成为纪念碑。你希望我成为你的纪念碑吗?不。这必须成为这个星球上活着的能量。它需要活在每个人的心里。几个月前我在伦敦的时候,那里的一个亿万富翁说:“为什么你不在这里建个静修中心呢?我会为你确保一切的发生。”我说:“我不是一个房地产商。我不是要在世界各地建造房产。我的房产是在人们的头脑和心里。我们要建造的是这个。”

如果感恩在你心中满溢着,让它留在那儿。让它融化你愚蠢的大脑,是它挡住道了。任何你想过的你应该做的事,请在接下来的六个月到一年的时间里去做,因为现在正是需要它们的时候。

原文链接:https://www.ishashoppe.com/downloads/

本网站文章由ISHA志愿者翻译。发布者:ishachina,翻译权归 ishayoga.net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life/how-to-express-my-gratitud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手机:1992876897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