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sha瑜伽 萨古鲁首页
  2. 懂生活

萨古鲁:你应该爱自己吗?

带着这些想法,“爱你自己,相信自己,对自己有同情心”,你是在给自己找病。

萨古鲁:你应该爱自己吗?

提问者: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喜欢自己这件事情上挣扎?同时您能讲一下羞耻感和内疚感吗?

Sadhguru(萨古鲁):“喜欢自己?”别的人应该喜欢你。“我喜欢我自己”——这是什么废话?这些概念和哲学在世界各处散播,特别是在美国西海岸。我最近去加利福尼亚州时,碰巧参加了一场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其中那位演讲者认为,“你必须对自己有同情心。”我说,“要去喜欢、和同情,你需要有两个实体。”如果你在自己内部创造了两个实体,那你要么是精神分裂,要么就是魔鬼附身了。你要么需要一位心理医生,要么需要一位驱邪师。

一个个体意味着“不能进一步分割”。如果你把自己弄得既没有朋友也无法独处,你就在自己内部创造出两个人。不要玩这个游戏。最初,它可能很有趣,可一旦它自己确立下来,你就会得病。理智和精神错乱之间的界线是非常薄弱的。如果你持续给它施压,你会落到另一边去,而且你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带着这些想法,“爱你自己,相信自己,对自己有同情心”,你是在给自己找病。

有一次——山卡拉·皮莱给班加罗尔(印度中南部一城市)的国家精神健康与神经科学研究院打电话说:“皮莱先生在21号房间吗?”接线员回答:“请稍等,先生。我会查一下告诉你。”她去看了一下,说:“不,他不在那儿。”“哦,天啊,那么我真的已经逃脱了!”一旦你开始玩这个分裂自己的游戏,你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你是一个个体——你是不应该被分割的。你必须整合自己成为一个个体,只有一个是可以修正的,只有一个是可以成长的,只有一个是可以转化的,只有一个是可以超越的。如果有两个,那么他们会走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如果有四个,那么他们会走向四个不同的方向,以此类推。

不要试着喜欢自己。你有什么可以被喜欢的?“那么我应该不喜欢自己吗?”你为什么要按这种方式思考?哪有喜欢或不喜欢自己的问题?当你把自己看作只是一个生命,就不会有需要去喜欢或者不喜欢你内在的这个最根本的生命。如果你看到,“这只是我,只有我”,你就会把它保持得很好。如果有两个,那么给两个都找补就困难了。

带着这些想法,“爱你自己,相信自己,对自己有同情心”,你是在给自己找病。并且如果你找得很努力,你可能会得到它。不要去寻求这些事情。去明白你是一个个体,这是至关重要的——你不能分裂自己,否则如果你这样做,你就是在玩一个让精神错乱成真的心理游戏。当你和这类人一起生活时,可能看上去正常,但如果生活情况逼迫你,你就会发疯。如果生活情况有利,你可以玩这些游戏,并且还能过得去,但你的人生里不会发生任何意义重大的事情,因为除非你是一个个体,否则你无法转化,你无法超越。

羞耻和内疚

你关于羞耻和内疚的观念是一种社会现象。人们在一个社会里感到内疚的事情,他们在另外一个社会里却不感到内疚。羞耻和内疚不是自然的。只是某些宗教让你对一切都感到内疚。如果你列出所有他们认为是有罪的、那些你应该感到内疚的事情,那么你必须对活着也感到内疚,因为你的出生就是罪孽。一辈子,你都感到内疚。如果没有某些宗教教条,内疚和羞耻就不会存在。如果不给内疚和羞耻留出空间,你就会矫正你的行为。内疚和羞耻感在你的生活中带来很多的阴暗区域。你可以无休止地做同样的蠢事,为此感到内疚,然后洗掉你的内疚,再做同样的事……

内疚和羞耻感来自社会的道德良心,而不是来自普遍的意识。

那些被教导有很多羞耻感和内疚感的人,正是那些做太多错事的人,因为总有方法去解决内疚,每一个星期都有。意识是一回事——道德良心是另外一回事。意识是生命和存在的基础。灵性进程是关于意识的,不是关于道德良心。道德良心是社会上建立的机制,通常以宗教为基础,让你对生活中的这个、那个或者一切都感到内疚。当你感到内疚时,你会以某种方式变得屈从。

你不需要道德感——你需要意识,因为意识是包容的。这份包容会修正你的行为。你不做某件事不是因为你认为它是错的。你知道你不想对自己这样做,所以你也不想对别人这样做。你知道这样做对自己不管用,所以你也不想对别人这样做。仅此而已。意识修正了你,是因为你的包容性。道德感试图用内疚、恐惧、惩罚和羞耻感来修正你。这让人感觉自己像个可怜虫,而当他或她感觉自己像个可怜虫的时候,你不能期望这个人成长。灌输羞耻和内疚意味着对人类的成长、转化和超越毫无兴趣。唯一感兴趣的是用缰绳套住他们。内疚和羞耻感来自社会的道德良心,而不是来自普遍的意识。

原文链接:isha.sadhguru.org/in/en/wisdom/article/should-you-love-yourself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life/should-you-love-yourself/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