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sha瑜伽 萨古鲁首页

开启会如何影响到萨古鲁?

萨古鲁将他进行的圣化和由他传输的开启进行了区分。他解释说,如果一个空间不是有利的,或者在某一个圣化的过程中人们没有必要的纪律,可能在能量和身体层面上对他造成影响。

香巴维大手印——一种圣化

Sadhguru(萨古鲁):开启有许多种,虽然我们称其中某些为开启,但是它们并非全都是真的开启。我们提供的第一个那种(开启)课程是Shambhavi Mahamudra(香巴维大手印),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开启——它更像是圣化。我们在圣化人们。无论以何种标准,圣化一个活生生的人是最容易的,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圣化Adiyogi Linga(位于Isha瑜伽中心的Adiyogi Alayam)这样的形式。这需要大量的工作,因为你是将一个无生命的物体转化至接近一个生命体,一个活生生的有洞察力的形式。他知道关于你的一切(指Adiyogi Linga)。

Shambhavi Mahamudra是一个强大的圣化过程。你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空出来。

这需要许多工作。但是圣化活生生的人很容易。活人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是调头转弯的专家。我们为你开启Shambhavi的第一天,你似乎进展到了另外一个境地;它的体验性很强。一些人就像这样维持了几天、几周、几月、几年,或者有一些人,当他们走出大堂的那一刻,就不管了。Shambhavi Mahamudra是一个强大的圣化过程。你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空出来。这是一次圣化——工作已经完成。就像庙已经建好,你只要去坐在那里。你只要每天从中受益,就好了。

开启——一个需要滋养的种子

但是Shoonya冥想、Shakti Chalana Kriya、Samyama——这些是真正的开启。他们属于某一种类。早期,入门课程曾经是Shoonya冥想。Shoonya是正式的开启。开启就像是种子。你必须滋养它——只有那样,它才会成长。许多人都认识了这一点。当他们被开启了Shoonya冥想,他们感觉太棒了。他们回到家,做了两个月,他们的生命就发生了改变。他们的新陈代谢改变了,他们睡得更少,吃得更少,一切都棒极了。但是后来他们有事要忙。他们就放弃了(shoonya),几个星期之后,又再次记起了Shoonya。然后,什么都没了。它已逝去。因为它是一个种子,它需要被滋养。如果你不浇水,它就会死去。如果你不去照料它,它就会逝去。
所以我们改成把Shambhavi作为入门课程,它是一种圣化。它不会消逝——它会留下。你的工作只是清洁这个空间和维护它。它创造了一种空间和即时的体验。如果你很好地维护它,它会自我强化。但是它不会像Shoonya那样成长。Shoonya能够成长。空无怎么能够成长?就是因为空无的成长,宇宙才会如此的宽广。千亿颗恒星或星系不会使它变得如此之大。是空无的成长使它变得如此之大。所以它(shoonya)成长,它能够无尽地成长。

课程期间的干扰

因为Shambhavi是一种圣化,如果在开启的时候有干扰,那么是的,它就会影响到我。目前我一次开启一万个人。如果他们就像是一个人那样,那就没有问题。可是如果其中有15或20个人做一些傻事,就对我打击很大。在我身边的人能看到这个。有些开启我去了,结束后就回了。有些开启我去了,它直接把我击倒了。后期你怎样照料你的Shambhavi练习不会太过影响我,因为我们只是做了投资。我们也许会失去投入的资本,但那不会让我的能量基本结构受损。
现在我们只在圣化过的专用空间进行Bhava Spandanas。曾经,我们在泰米尔纳德邦、卡纳塔克邦和安得拉邦周边各种旅店、婚礼和聚会场所进行Bhava Spandana。前一天,他们举行了婚礼或者其他一些聚会。早上,我们的志愿者清理好并设置好每一样东西。傍晚,我们开始Bhava Spandana。在这些地方,我们曾经受了许多苦。进行Bhava Spandana,有时候柠檬大小的肿块会在我的脊梁上生起,有时它需要好几天才会消去。但现在由于我们只在圣化空间的保护下进行Bhava Spandana;一切顺利得就像一个游戏。但如果它不是在专门为此准备的空间里进行,那就是一个不同的游戏了。

在圣化期间可能发生的损害

当我们做的圣化与Adiyogi的圣化(指Adiyogi Linga)相似时,损害就有可能会发生。(圣化Adiyogi时)全部一万四千名参与者坐着就像一个人。即使到了今天,我都要向那些人鞠躬,到目前为止,我们见过的最不可思议和最棒的一群人——特别是因为我本来计划私下里与少量人去做大部分的圣化工作,可是因为我的日程安排,我不能那样做。我只在圣化之前几天到达,如何在这么大群人的面前去完成这个圣化工作是我们的切实忧虑。可是并不像是公共场合。我几乎像是跟一个人在一起——一万四千人。如果人们都像那样,我们可以做很多事。
我们和一小撮人做了Linga Bhairavi Devi圣化的大部分工作,但不知为何我们得不到想要的必要纪律。我全付出去了,但我周围的人到处在玩小把戏。我失去了味觉和嗅觉一年半。我对各种气味是极度敏感的,我的味觉也很灵敏。可是不止18个月,我吃东西像吃毫无味道的塑料。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吃什么。纯粹只是为了营养,我才吃些东西。还发生了很多其它事情。几乎三次,摔到了我的身体左侧——有一次伤到了,其他两次我逃过了。现在,那个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所以取决于我们在做什么。就像最近有人问我,“为什么有各种瑜伽组合?”(指以多种形式提供的Isha瑜伽/内在工程课程)组合是为了安全起见,不但为了那些接收者,也为了那些给予者。如果你给出一个组合,他们能够美妙地利用它,他们也可能毁掉它——它取决于参与者。但是,如果不用组合的形式,你进行自由流动的课程,那么你需要绝对的信任。否则,他们的愚蠢也可能损害到你——非常有可能。时不时地,我们付出过那种代价。不过总体上,相对于我们所得到的成果,那样的代价还是可以接受的。


原文链接:https://isha.sadhguru.org/us/en/wisdom/article/how-do-initiations-affect-sadhguru

原文链接:https://isha.sadhguru.org/us/en/wisdom/article/how-do-initiations-affect-sadhguru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man/how-do-initiations-affect-sadhguru/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