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的知见来源于什么?

你的能量系统或者说能量身携带了惊人的量级的信息,他们是如此容易携带而没有任何负担。它就是这样简单。

萨古鲁的知见来源于什么?

问:萨古鲁,你的知见似乎源源不断永不枯竭。这些是记录在你身上了吗?还是你从其他地方获取的?

Sadhguru(萨古鲁):业力以很多方式被记录下来:以记忆的方式、以知觉的方式、以生理的方式以及以能量的方式。知识也是类似的,有些东西在头脑层面传输,而有些在身体层面传输。你发现了吗,一旦你有一次学会如何游泳了,你的身体就记住了?如果你掉进水里,你就会游。你不必记得如何骑自行车。一旦你知道如何骑,只要你坐在自行车上,它就会走。即使你20年不骑自行车,而突然有一天,你骑上它,一开始你或许有一点失去平衡,但是很快你就可以骑向前了,因为记忆储存在身体里。它不在是头脑层面的。传输也是在很多不同层面的。

当我走在街上的时候我不会带着知识的负担。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同时,我知道一切。如果你问我任何关于人类内在的维度,我会毫不迟疑、带着绝对的清晰来给出答案。即使有人说《薄伽梵歌》里不是这么说的,我也只会说或许是克里须那不知道。我能怎么说?我的内在太清楚了不可能是其他答案——不是克里须那不知道,只是或许你不能看到他在说什么。

存储在能量里的信息

知见不是来源于记忆。这是以一种不同的方式传输的。我和我的古鲁的联系只有片刻。某种原因,他甚至不想用他的脚碰我。他用他的拐杖碰了我。就这样,十辈子学不到的东西在片刻间传输了。一切都在那里了——那不只是关乎了悟自我,而是各种技术以及各个方面要怎样做、做什么——以绝对的清晰传输了给我。当知见以这样的方式传输,以能量的方式,而不是以记忆或者逻辑层面的理解来传输的时候,你身上就不再有知识的负担。这就是不同之处。

你的能量系统或者说能量身携带了惊人的量级的信息,它们是如此容易携带而没有任何负担。它就是这样简单。

那些“学习”了知识的人变得很沉重。他们变得严肃。他们甚至一般都不能笑,但是那些通过自我“了悟”而知晓的人,知识的负担就不在他的头脑里。他很轻盈携地带着这些知见,因为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技术。

从石碑的时代到现如今的微芯片,已经经历了很长一段路。我们开始出版书的时候,百万个石碑可以合并到一本书里。现在百万本书可以合并到一张CD里,而百万张CDs可以合并到一张芯片里。而存储在数以十亿的芯片里的内容可以存储在一个能量体里面。我不知道是否现代科学在往这个方向研究,但是终有一天,科学可以找到方法用能量来存储信息。我清楚地知道这个,因为这是存在于我们之内的事实。你的能量系统或者能量身携带着惊人的量级的信息,它们是如此容易携带而没有任何负担。它就是这样简单。

问:你现在正在说的,是存在于你能量系统里的什么地方吗?

Sadhguru(萨古鲁):正在说出的是已被记录的,而并不是我思考出来的东西。正在说出的是生命本身。它无时不刻不在被记录着,它无处不在。我们不必再去记录它。它一直都在那里。无论我存在或者我不存在,事实是:它一直在那里。如果你想谈论它也可以,或者我们可以只是以它如是的样子看它。别担心,它永远也不会丢失。

原文链接:https://isha.sadhguru.org/global/en/wisdom/article/source-sadhgurus-knowing

本网站文章由ISHA志愿者翻译。发布者:ishachina,翻译权归 ishayoga.net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mystic/source-sadhgurus-know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手机:1992876897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