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sha瑜伽 萨古鲁首页
  2. 神秘家

“无赖圣人”乔治·葛吉夫

萨古鲁讲述了“无赖圣人”乔治·葛吉夫如何以“反传统”的方式训练他的弟子的故事。

“无赖圣人”乔治·葛吉夫

萨古鲁:乔治·葛吉夫,一位美妙的开悟大师,生活在20世纪早期的俄国。但葛吉夫却以“无赖圣人”著称,因为他的方法堪称极端。他对人总干些疯狂的事,无理地捉弄他人。

他在当时的英国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当他说话时,人们总是侧耳聆听。如果葛吉夫要在某晚六点钟发表演讲,500个人会聚集到伦敦某处的会堂里等待。如果某人迟到了哪怕一分钟,大门也不会为他继续敞开。所以人们六点钟准时到达,等候着……六点半,七点,八点,九点……他们就这样等候着。每隔15分钟,葛吉夫的弟子会来说:“他就来了。”像这样,人们一直等到十点钟。

他的弟子再次出现,说:“葛吉夫今晚不会来这儿。午夜十二点,他会在百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城市发表演说。”所以这500个人中,会有50个人起身赶往那座城市并在十二点准时到达,其他人则疲惫往家返。等到天亮时分,他的弟子会说:“葛吉夫不来这里了,他会在明天中午的十二点在另一个地方演讲。”只有5个人会奔赴那里。这时葛吉夫才会出现,说:“很好,我只想对这5个人说话。其他人只是为了消遣而来。他们离开是好事。”然后他只对这5个人发表演说。

对待绅士和女士们

他在德国开了一所静修中心,叫做“营地”。当时欧洲的社会精英——勋爵、伯爵和女伯爵们都会来到这些营地。这些在他们的有生之年从未干过活的人们,葛吉夫会给他们铲子、斧头和撬棍,跟他们说:“ 今天,你们必须以十足的劲头挖这个沟,午饭时也不要休息。”他们都会乖乖干活,因为上师说什么,总是有他的意图的。到了天黑时,他们都已精疲力竭、浑身酸痛。当葛吉夫看到他们都干不动了时,会说:“好吧,再挖一点,然后再把他们盖上。”这些人都会疯掉。一连数日他都这样对他们。到这时,这些人中的90%会逃离营地,因为他们的劳斯莱斯早已恭候多时。他们就是那样的人。然后葛吉夫会留下这剩下的10%的人,对他们开始做真正的工作。

葛吉夫和邬氏

葛吉夫的声名大噪,有个人功不可没,这个人叫做邬斯宾斯基。邬氏本身就是个非常有名的人。他是一名杰出的哲学家、数学家,一位伟大的知识分子。他写了一本关于真理的书,有着几百页之长。

当邬氏终于见到葛吉夫的时候,他已经等了很长时间——差不多三四天。葛吉夫在房间里其实无事可做,但是他就是不去见邬氏。他会去厕所,或走出房间照料下花园,但是他就是不安排时间会见邬氏。邬氏对此非常恼怒。当他终于获准见到葛吉夫时,葛吉夫说:“你写了那么厚的书,所以你应该知道很多。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和你说那些你已知道的东西。你做一件事。”他给了邬氏一张小纸条和一支铅笔,说道:“把所有你知道的东西写在这张纸上,然后我们再讨论你所不知道的。”

这么一张小小的纸,对这位伟大的学者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邬氏非常愤怒,但是在这位大师面前,他还是拿着纸和笔坐了下来。他看了又看,几个小时过去,他们就这样坐着。邬氏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他感觉完全迷失了。终于眼泪夺眶而出,他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听说你写了几百页有关真理的书。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真理分散到那么多页中的。真理肯定被稀释了。”葛吉夫回应道。邬氏无法抑制地哭泣,向葛吉夫臣服了。自此葛吉夫才收他为徒,但真正的折磨才刚刚开始。邬氏是个非常固执的知识分子,问题恰恰就在于他受过很好的教育,太多的学识已深植在他的内在。他的自我(ego)是精心打磨过的。粗糙的自我可以直接被击碎,但精心打磨过的自我则非常光滑。

葛吉夫对邬氏的捉弄可谓荒诞至极,常常令他无比抓狂。葛吉夫在美国巡讲期间,一次他们正乘坐火车旅行。当时邬氏正打算出版一本有关他和葛吉夫对话的巨著,他已经记录下了葛吉夫对他说过的每一个字。大部分关于葛吉夫的书都是由邬氏出版。在那个年代,坐火车从美国一个海岸到另一个海岸需要三四天的时间。当他们走进餐车准备吃午饭或晚饭时,突然葛吉夫装得像是完全喝醉了一样。邬氏试图去控制他,但葛吉夫却拿起桌上的一杯酒,将它倒在了一位女士的头上。那位女士开始尖叫,车上的人则要把葛吉夫扔出车外。邬氏努力拦住每一个人,劝解道:“大家不要冲动,这个人是个开悟的人。他不是喝醉了,他只是开悟了”——非常棘手的一个场面!邬氏想尽办法终于把葛吉夫弄回他们的车厢,质问道:“你在干吗?”

葛吉夫一进入车厢,便安静地坐了下来。所以邬氏警告他说:“请不要再这么做了,我不会再替你收拾这种局面的。我们吃晚饭吧,从早上到现在我都没吃过。”然后他们再次进入餐车。当他们一进入餐车,葛吉夫又开始表现得像是喝醉了一样。他拎起一只行李箱,把它扔出行进的火车外,这下又引起了全车的骚动。邬氏只能再一次想方设法把葛吉夫弄回车厢!“你又在干吗?你把人家的行李箱给扔出去了,你让人家怎么办?”葛吉夫幽幽说道:“别担心,那是你的箱子。”邬氏瞬间崩溃。“那可是几个月的心血。我做的一切都在那个箱子里。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葛吉夫说:“别担心,我把所有的工作都保留了下来。我只是把箱子扔了出去。”像这样,葛吉夫屡屡耍弄邬氏,直叫邬氏发狂。

另一次,邬氏在英国,葛吉夫则在俄国的偏远地区。他发了份电报给邬氏,叫他迅速赶来。当时正值俄国革命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白热化之际,出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但上师在召唤,他必须得赶过去。所以邬氏放下手头的一切,冒着生命危险、历尽千辛万苦穿越欧洲和俄国。当他终于来到上师身边时,他以为会有一件无比重大的事将要发生。但葛吉夫只是看了他一眼,说:“哦,你来了?好吧,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听到葛吉夫如此回应,这一次邬氏真的气得抓狂,彻底离开了葛吉夫。到这时,邬氏已经撰写并出版了一些关于葛吉夫的书,赞扬这位伟大的上师。但是在那之后,他又写了一本书,猛烈抨击葛吉夫。葛吉夫说:“那个傻瓜啊。当我叫他走的时候,如果他真的走了,他可是会开悟的。已经那么接近了,但那个傻瓜却走开了。”

像这样,上师训练弟子会用各种不同的手段。但所有这些手段的目的都是为了带出那种强度,让你变得全然。

原文链接:https://isha.sadhguru.org/global/en/wisdom/article/stories-gurdjieff-rascal-saint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mystic/stories-gurdjieff-rascal-saint/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