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sha瑜伽 萨古鲁首页
  2. 社会热点

融合-超越喜恶

萨古鲁指出,每当我们试着变得独特,往往会落得受伤的结局。他阐述道,你需要做的仅仅是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而不是把自己排除于存在之外。

融合-超越喜恶

萨古鲁:小我总是想要凸显自己,它不知道怎么与周围的一切保持和谐一致。你想要在人群中变得十分扎眼,就像伸出在外的大拇指,大拇指伸久了总会酸痛的。有一次,山卡兰·皮莱(Shankaran Pillai)从伦敦回来,穿着一条崭新的紧身斜纹粗棉布牛仔裤,搭配紧身绸子衬衫,留了一个很神气的新潮发型。他来到离家最近的公园,准备炫耀一下自己的新造型。他朝一个坐在长凳上的老人走了过去,坐在他身旁。老人盯着山卡兰·皮莱看,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眼光停在了山卡兰·皮莱头顶上那六英寸高、五颜六色的尖峰。

那些尖峰全染成花哨的颜色——橙、紫、绿、黄、蓝、粉红。山卡兰·皮莱朝老人望过去,带着几分嘲讽说:“怎么了,老古董?你一辈子都没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吧?”老人淡定地说道:“呃,我有一次喝醉了,跟一只鹦鹉拍了个拖,我就在想,你会不会是我俩生下的儿子。”这些年,你们营造的整个文化都是围绕着凸显自我。然而,你越是想着变得独一无二,就越趋向于把自己排除在生命与存在之外,由此带来伤痛。

融合

你越是想变得特殊,就越容易受到更多的伤害。你需要做的仅仅是与身边的一切融合,成为它们的一部分,与流经身旁的风融合,与周围的泥土融合。忘掉你的舒适安逸,忘掉你的情感和好恶,放下所有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像蛇那样活着吧,仅仅是四处爬行,进食,如果你想的话,还可以安然蜷缩在一棵树下——至少坚持个几天,这是很有价值的。许多阻碍都可以被清除掉——仅仅是通过走出去,到大自然中生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些刚刚开始灵性之旅的人通常会来到喜马拉雅山脉或者其他山地,仅仅是在那里生活,跟那里的大自然融合,小我便会被摧毁。这本身就算半个灵性修行

仅仅是通过走出去,到大自然中生活——许多阻碍都可以被清除掉。……仅仅是在那里生活,跟那里的大自然融合,小我便会被摧毁。这本身就算半个灵性修行。

在喜马拉雅山脉,恰好是在基达(Kedar)上面的一个地方,我遇到了几个纳迦巴巴(Naga Babas:赤身苦修圣人),和他们住了两天。他们耗尽钱财,饥寒交迫。我连续两天照顾他们的饮食,并跟他们相处了一段时间。当时我只穿了一件羊毛小背心和一件T恤,幸好有人给了我一条披肩,这可是上天给我的大恩宠。如果没有这条披肩,我会被冻僵的。当时太冷了,我甚至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颤抖,我是真的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胃在发抖,这些纳迦巴巴是赤身苦修圣人,被禁止穿任何针线缝制的衣物,他们在身上裹一条类似披肩的东西,因为当时实在是太冷了。他们不穿鞋子,甚至连买茶喝的钱都没有。他们把仅有的一点点钱省下来,用于参加大壶节(Kumbha Mela:数以百万计的信徒都在节日之际前往恒河亚穆纳河这两大圣河交汇处沐浴净身)。

对他们来说,这比饱食更重要。当我问起他们做什么灵性练习时,他们说自己什么都不做,只是像纳迦族人那样、像蛇一样,整天四处游荡。他们的上师要求他们在喜马拉雅山呆够12年,然后上师会给他们做开启。当一个人的方向如此单一,以至于让他能等上12年,全然不顾恶劣的天气和艰苦的生存条件,仅仅为了等待被开启,这样的人终将会登上至高的境地,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留给上师做的事情就不多了——无论上师是否可以给予什么,他们最终一定会得到,因为他们这样造就了自己。他们不需要上师。如果一个人有那么多的耐心和毅力,在不确定是否会有下一顿、何时能吃上下一顿的情况下,仍旧能在可怕的严寒中坚守十二年之久,在排成长队的人群中等待被开启,无论如何他终将会实现的。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种灵性修行。

上师很清楚,如果在那个人来到他面前的那一天,他就为那个人做开启,那么一切都将是白费。那个人会把整个机会都浪费掉。因此,他每年都把成百上千的人送到这样的山脉。也许只有一些人最后成功了——许多人都逃跑了,因为这是一条太过艰难的路。在那样的条件下生活是很艰苦的。如果一个人有意愿这么做,无论他最后是否真的做了,这不是关键所在。如果他愿意去尝试,不管他能坚持多长时间,他都会有所得。就是这么简单。不是说你不应该过舒服的生活,但如果你想追求舒适,那就只好算了吧,这条路绝对不属于你。

超越好恶

作为人你为自己设下各种限制,而你的好恶是所有这些限制的根基所在。仔细审视自己的性格,你会发现它仅仅是各种好恶的集合。这些好恶的出现,是因为你被生命的二元性捆绑,而二元性正是孕育无知的温床。有各种不同的工具被用来帮助人们超越二元性的捆绑。你喜欢什么东西,厌恶什么东西,仅仅是因为你在内心深处对它进行“好”与“坏”的区分,那些你认为是“好”的,你情不自禁地就喜欢,那些你认为是“坏”的,你控制不住地厌恶。

正因如此,在印度文化中,我们把湿婆的个性塑造成集美与丑、好与坏、可怖与愉悦于一体的综合体。我们把他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这样一来,当我们接纳他时,也就等于接纳了一切。你超越了好恶的局限,那么就可以超越你的二元性。

原文链接:http://isha.sadhguru.org/blog/lifestyle/melting-merging-going-beyond-likes-dislikes/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society/melting-merging-going-beyond-likes-dislikes/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