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sha瑜伽 萨古鲁首页
  2. 社会热点

性与神性(连载三)

当一个人超越了自己二元的局限,当他内在的二元对立已经消失时,只有那时,神性才会显现。

性与神性(连载三)

Sadhguru(萨古鲁):现在,你称之为的生物过程,从根本上说,只是繁衍的手段。但我想让你知道,如果没有性别差异,如果男女之间没有性吸引力,那么男人早就会杀光了这个星球上所有的女人。一个不剩。她们早就会灭绝了。只是因为有深层的需求,他才让她活着。男人的体能使他有力量去摧毁女人的身体。如果没有这种需求,他早就会将她摧毁了。是不是?那是一定会发生的。你看,任何在生理上比他弱的东西,都遭到了他的肆意摧毁,不是吗?这种事本也会发生在女人身上,只是因为这种深层需要的存在,她们才得以生存。

所以这种两性之间的需要,同一物种的两个生物体之间的需要,作为生存手段是好的;但如果你在追求生存以外的东西,它永远是不够的。即便热衷于这一过程的人,或者即使是在这方面有一定活跃度的人,如果没有情感的粉饰,他们也不会愿意去经历它。现在,不幸的是,在西方国家,如果你说出“关系”这个词,他们只会想到基于两性的关系,对吗?其他的都不算关系,两性关系成了唯一的关系。这很不幸。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因为你太过于认同身体。当你越来越认同于身体时,性行为或性欲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当你对身体的认同变得越来越弱时,你会发现,性也渐行渐远。

在你所处的社会中,你会发现,有的人在智力上非常活跃,他认同于自己的思维过程。你有没有发现,这样的人对性的需求就会更低?那些认同于身体的人,性的需求则很强烈。总是如此。一旦你认同于什么,一切便都会通过你所认同的东西在你的内在运行。所以,在一段关系中,以性为基础的关系中,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对方其实并没有付诸情感,就只是单纯的生理行为,突然间你会感觉自己被利用了,不是吗?毕竟它是性,是生理上的。仅此而已。但如果没有添加情感稍作装饰,你会感觉它不够好,是种滥用。

在以性为基础的关系中,那通常冒充为爱的只是一种互惠体系。你给我这个,我给你那个。如果你不给我那个,我也不给你这个。就像这样——一天,山卡拉·皮莱去了公园。在印度,山卡拉·皮莱是个常见的名字。他去了公园,看到在一张石板凳上坐着一位美丽的姑娘。他也过去了,坐在了同一张长凳上。几分钟后,他向姑娘挪近了些。她就挪开了点。他又挪近些,她又挪开了点。他再次挪近了些,她就又挪开了点。现在她到了长凳的边缘。她唯一的选择,要么站起来离开,要么就得做点别的。他又挪近些,这次她将他推开了。

山卡拉·皮莱等了几分钟。夜晚来临,太阳要下山了。你知道当太阳下山、暮光笼罩时,你可以随便说点什么,人们都会相信。当太阳高悬天空时,没人会相信你。于是,这时山卡拉·皮莱跪下来,对她说:“我爱你,我这辈子从未如此爱过任何人。”女人在爱情面前向来是傻瓜,她的心融化了。生物本性占了上风,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就这样到了 7点45,他急急忙忙爬起来,说:“我得走了,我得走了。”“什么,你要走?你说过你爱我。”在她的理解中,当他说出我爱你的那一刻,他们已经融为一体了。而他却说,“不,不,我得走了,我妻子在等我。8点是家里的晚饭时间。”

所以,“我爱你”是一句咒语。就像“芝麻开门”,你知道的?你们知道那个故事,阿里巴巴的故事?所以,对你而言,“我爱你”是一句咒语,可以让所有事情向你敞开。没有它,事情不会发生。和异性在一起,在以性为基础的关系中,没有“我爱你”,你想要的永远不会发生。

当一个人超越了自己二元的局限,当他内在的二元对立已经消失时,只有那时,神性才会显现。我知道,你所说的神性,是个被滥用得太多的词——但,如果有神性的话,它应该在哪里?或者它可以存在于哪里呢?

原文链接:电子书《性与神性》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society/sexuality-and-the-divine-3/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