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对话《生活大爆炸》演员昆瑙·内亚丨意识星球——未来的方向

萨古鲁对话《生活大爆炸》演员昆瑙·内亚丨意识星球——未来的方向

萨古鲁对话《生活大爆炸》演员昆瑙·内亚丨意识星球——未来的方向


Sadhguru(萨古鲁):大家好——Manoj、Eddy、Kunal以及所有在会议上的人们,向你们每个人问好。Kunal请。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好的,感谢萨古鲁。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大部分人知道“有意识”和“无意识”这两个词语。那些不知道这两个词的,可以通过字典了解这两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是从灵性……从灵性的角度或者从你的角度,从你的理解和个人经验来说,有意识的生活意味着什么?没有意识的生活又意味着什么——从个人的层面上,以及如何反映到世界整体的层面上?

Sadhguru(萨古鲁):好……好吧,Kunal你为我做了非常好的介绍,因此我可以不用停顿直接进入主题(笑)。简单地说,你没有办法理解什么是consciousness(意识),因为理解永远来自所累积的关于某种事物的知识。本质上,意识意味着你内在的一种智慧,它不会被你的记忆所束缚,一种完全不被你的记忆所污染的智慧。你内在有一个完全不受记忆影响的智慧维度。关于你的其它一切都是记忆。无论是你的进化记忆、遗传记忆、业力记忆,有意识、无意识和潜意识记忆,各种类型的记忆。

在瑜伽体系里我们说有八种维度的记忆。你所是的一切,你的鼻子、你的肤色、你的坐姿、你的走路姿势、你的说话方式……你的一切,你称为“我自己”的一切是一系列综合维度记忆的融合。但是你的内在有一个维度是不受记忆支配的。为什么这个维度这么重要?因为记忆意味着生存,记忆意味着界限。在我记忆里的是我熟悉的,不在我界限里的是陌生的或者……用你们美国加州的话说,应该叫做奇怪的,是吗?(Kunal笑)所有不在你的……(萨古鲁笑)所有不在你的记忆里的东西一定是奇怪的。所以,存在于我记忆里的是我的朋友,不存在我记忆里的是一个陌生人。这是你经验的根据。

所以你的内在有一个维度的智慧是没有被记忆污染过的。只有你触碰到这个维度,你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体验无限或者无边无垠,因为其他的任何体验都是被包裹在你记忆束缚之中。记忆很有用,但是同时记忆也是牢狱。它是我们的生存必须,同时也是自我监禁。自我的生存和自我的监禁,两者同时完成。记忆是你筑起的一堵墙,在其中有你自己的世界。但是记忆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生理和心理过程。你的生理过程可能是由进化记忆和遗传记忆运作着,你的心理过程由其他多种维度的记忆运作着。但是本质上,记忆意味着你的生理和心理。

现在世界,尤其是在西方社会中,人们看待这个问题所犯的最大的错误是误解或者说混淆了心理层面的现实和存在层面的现实。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总是试图理解某事。我们来讲印度,印度的文化或者说Bharat(巴拉特文化)看待事情的方式,永远是关于领悟,而不是关于理解。所以,意识是可以领悟的,但不能被理解。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谢谢你的回答。就你刚才所言,如果我们是被我们的记忆所塑造,我们的意识是被记忆塑造,我们要如何才能……

Sadhguru(萨古鲁):不,不对,我需要纠正一下你的问题。我们的意识不是被记忆塑造的,我们的道德感可能是被记忆所塑造,因为道德感是一个社会现象。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如果记忆是我们的监狱,那我们应该做什么才能逃离它呢?

Sadhguru(萨古鲁):在我们叫它监狱之前,我们也必须理解——你现在的样子,你的记忆同样是你的可能性。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来源于你的记忆。大量的记忆可能不是有意识的记忆,但是……是这样的,英语中Conscious(意识、自觉、神志清醒)被用在了很多方面,所以可能会产生混淆。我们谈到生理上的conscious(神志清醒)……conscious or unconscious(清醒或不清醒),心理学上的自知或者不自知。Consciousness(意识、觉知)我们把consciousness(意识、觉知)从中剥离出来以方便理解。

清醒或不清醒是另外一个方面。所以关于你的一切,你的形态、你的肤色、你理解生命的方式、你感受生命的方式,所有这一切都由记忆掌管。所以这也是你的可能性,同时也是你的局限。只有当你在内在对于超越这些局限的渴望升起时,你才会意识到记忆的局限。每个人……每一个人类都渴望变得比现在的自己更广大。但是这个更为广大是小块递增的。因此我们要快进下我们的生活,看看现在你的小渴望是什么。

也许当你是个八岁男孩的时候,你最大的渴望是拥有一辆自行车或者类似的什么东西。然后这个渴望继续不断地扩展。所以这个渴望的过程是你作为一个人类内在扩展的渴望。我们这个扩展的渴望是在递增的,分步进行的。现在你坐在这儿,你渴望的一切……我们假设你现在渴望的一切都实现了。接下来是什么?你会渴望其它、其它、再其它的东西……我们接下来五分钟就来做这件事情。从现在到你生命尽头可能渴望的任何事物,假如所有的一切现在都实现了,那接下来是什么?那么你会看到你依旧渴望以某种不知道的方式继续扩展。你依旧渴望成为比你自己更广大的事物。当这种渴望成为一个有意识的过程时,自然而然地,你会想打破你所知道的界限。

这也是为什么在瑜伽中,瑜伽文化认为知识是渴望的一种局限。我们从不认同于我们的知识。我们总是认同于我们的无知。因为,我所知道的,哪怕我知道的再多,对于整个宇宙的存在来说也只是沧海一粟。如果把你知道的跟宇宙空间比较,绝对是微不足道的。但是你所不知道的——你的无知是无限的。所以我们总是认同于我们的无知。整个文化都建立在这个的基础之上。

世界上其他人严重误解了的一件事。为什么印度会是这个……这个样子的,尽管它有自古以来大量的知识,为什么印度拒绝挖掘知识,因为他们看到,不断地挖掘知识……只是在生活中应用所需要的知识是另一回事。但是将你的生活建立在你所掌握的知识之上,会终究以一种,你无法解救自己的方式将你困住,你开始搭建……就像是个蜘蛛网。你不断地结知识的网并且最终被困住。现在很多人被互联网困住了,而我们是在利用网络。这就很好。(笑)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那么知识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智力对于发展塑造这个我们想要长时间居住的星球来说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我们应该怎么样在日常中使用我们所知道的,使它有利于我们,却能不是被它所束缚?

Sadhguru(萨古鲁):我不知道你是否是有意识地在这个问题中使用了两个非常重要的词汇——智力和知识。因为如果你没有一个记忆的存贮,也就是知识,那你的智力是完全无用的。如果你没有任何记忆,如果我把你的记忆完全清除掉了,你的智力就没有作用了。如今我们有这个体验。比如今天你买了一台新的电脑,可能是世界上配置最好的电脑,但是里面没有任何的数据。那么,它就是无用的。所以这就是你智力的本质。没有记忆,它是无法运行的。

所以现在我们错误的以为智力是探索新维度的方法。不是的,你只是在循环利用旧有的维度,无限地循环使用旧的维度,想出各种排列组合,并认为自己进入了新的维度。我们可以举例具体说明,但是需要花更多的时间。但无论如何,所有已经以某种方式在你体验中的事情,你试图去探索它们并认为自己做了了不起的事情。我不是说它没什么了不起。它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许多的可能性。知识作为生存工具是有用的。智力作为生存工具是有用的。当我们说到生存,可能……不管多少年前,我们都是野人,你(指Kunal)开始长得像是一个野人了,而我一直都是,好吧?(笑)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我是跟最棒的人学的。

Sadhguru(萨古鲁):不,不是这个意思……男人长胡子是自然的,但是不知怎么的,如今这成了怪事(笑),因为……有一天,也许鼻子也成了怪事,所有人会去掉他们的鼻子。你知道的,现在因为病毒的关系,戴口罩已经不再奇怪了。戴口罩是常态,是新常态。所以……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这还是取决于你在哪里(笑)。

Sadhguru(萨古鲁):今天不论你在哪里(笑),戴口罩是常态。你不一定非得是银行劫匪才戴口罩。所以,智力没有知识是无法运作的。那意味着它能做什么呢?它能够以不同类型的排列组合重复利用你掌握的数据信息,但是它不能产出任何新的东西,因为它的根源来自于知识。那么知识的作用是什么?知识可以增强我们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存在感。但是我要问,你能把它提升到什么程度?生理上,如果你的饮食被照顾到了,你的健康被照顾到了,身体的基本需求被照顾到了,那就完成了。没有其它你可以做的了。

但如今你看到的是个奇怪的世界,人们试图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延展自己的生理体验。酒精、毒品、情欲如此泛滥的原因仅仅是由于人们试图延展他们的生理界限。你必须明白物理世界的本质是它有明确的边界。没有明确的边界,它就不具有物理属性。现在你企图打破……出于你对扩展的渴望,你试图打破你存在的物理界限。这是一个错误的办法。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告诉我,这地球上30%的人是超重的,因为他们试图延展他们的物理界限,无论是通过完全身体上的方式还是通过体验的方式,整个世界都在朝这个方向发展。他们设法想要延展他们的体验维度。

现在,由于他们全部的体验都仅限于生理和心理上的经验,所以他们试图延展这两方面。你以为你是在延展,你所做的都只是……记忆,你无法在这两个维度上做其它事。所以当你认识到你在生理和心理存在上的限制的时候,那就是你开始寻求超越它们的东西之时,现在这个英语单词无法真正描述它——但是consciousness(意识)这个词意味着一个超越它们的维度。在瑜伽文化中,我们称之为chitta。一个超越了记忆的智慧叫做chitta。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那我们应该如何……让我换种方式表达。那么是有意识地照顾我们的地球更重要,还是首先有意识地照顾我们的内在旅程更为重要,或者两者是密不可分的?

Sadhguru(萨古鲁):当你谈论照顾,如果是为了照顾,你需要知识,因为照顾属于生存层面上的。无论你是照顾这个身体,照顾精神健康,照顾你的家人或者社区,又或者全球社会,又或者是照顾星球上的所有生命,这都是来源于知识。所以照顾本质上意味着生存,不是吗?所以不要将生存与意识联系起来。

你知道,认识到我们的生命与这个星球上其他所有生物是融为一体的只是知识层面上的,而不是源于意识。但是这种知识本可以从意识中来,但遗憾的是这种知识我们也是逐步获得的,你知道的,不同的……一点点,一点点获得的。通过科学知识,我们拼凑起来这一切,而且现在我们开始谈论环境科学。但是这知识本可以通过你无限的体验能力被领悟到,因为那时你的体验超越了你的基因和进化局限,你知道世界是如何构成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瑜伽里,我们总会说“Anda pindanda”——它的意思是“一个原子构成的方式正是整个宇宙构成的方式。”所以个体的生命,如果你通过一种……某种方式领悟到生命的本质时,你就意识到了整个宇宙的本质。这就是瑜伽科学的基础,如果你懂得了这个(指自己)的核心本质是什么,你就知道体现在其他事物的核心本质是什么。

那么如何……我们是否需要有意识的照顾这个星球?当然,我们必须……我们必须有意识地照顾这个身体,我们也必须有意识地照顾这个星球,因为你的身体就是这个星球的一部分。如果这个星球不健康,那么你的身体也不会健康,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但是我们在科学上花费了大约200年时间验证到这一点,而你依旧无法说服地球上的每一个人,对吗?因为没有那样的内在体验,没有领悟到我是由什么构成的。所以一切只能继续,并且持续说服他人地球的健康直接关系到自身的健康以及生命(笑),你只是看看这花费了多大的力气。造成种局面仅仅是因为你试图通过零零碎碎的知识带来意识。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说起不健康,由于COVID,由于疫情的关系,我们正好在这个话题上,就说现在是一个我们明显害怕疾病的时间点,我们都害怕感染病毒。我们……这个星球某种程度上正在疗愈,但是人类某种程度上正在遭受痛苦。那么两者之间大相径庭,可以请你谈谈这方面,以及这一时期的健康,包括身体和心理的健康?

Sadhguru(萨古鲁):如你所言,这两者的大相径庭本质上意味着我们已经偏离了生命进程。生命是如何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我们已经偏离了它。我们的……如我之前所说,我们把我们的心理和社会的存在感与生命存在的实相混为一谈。存在层面上,我们的生命与其他生命是密不可分的,甚至我会说包括病毒,因为(笑),因为实际上我们体内的微生物比人类细胞数量还要多,要多得多。所以我们的生命与病毒的生命并无不同。

但是现在,病毒过分精力旺盛以至于某种程度上它在我们体内变得致命。那么说了这些,为什么我们会偏离呢?仅仅是因为我们把自己的个人体验看得太重要了。我们必须明白,当你……当你坐在这儿时,你在呼吸。这意味着没有大气你无法存在。要以这样的个头和体型坐在这,你一生中吃下了很多东西,因为过程只是土壤变化成食物,然后食物变成你和我坐在这儿。你吃的食物,喝的水,脚下行走的星球,呼吸的空气都是密不可分的——都是同一个存在。

但正是造物的慷慨让我们这样的微尘……当我说微尘,人们会觉得“他在说什么?”好吧,在宇宙的体验中,如果你看看宇宙空间,这个太阳系本身就像是一个微小的、微小的颗粒。在这个微小的太阳系中,地球是一个微小的颗粒。在地球这个微小的颗粒中,洛杉矶是一个超级微小的颗粒。其中你是一个大人物——这就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笑)。这个问题是人类……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我……(萨古鲁笑)

Sadhguru(萨古鲁):没关系。你说过这没关系,我……你之前告诉过我你习惯了被嘲弄(笑)……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我已经习惯了你的言辞犀利(毒舌),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萨古鲁笑)我能承受得了。

Sadhguru(萨古鲁):所以这就是……这就是人类的根本问题,人类把他们的个性看得太重要了。我们必须明白,对于尘埃般微小的我们来说,能被赋予一个个体独立的体验不是……不是我们努力挣来的。是造物者的慷慨它赐予我们的。但是人们把他们的个性看得如此重要。现在他们想,“为什么有这个病毒,为什么有那个细菌”,你和我能存在是因为有病毒和细菌。

为什么在我身体里会出现问题?这是我们需要了解的。为什么它不是与我为善?为什么它要与我为敌?为什么我会把一些不友善的东西带入了我的体内?这是我们需要去了解的,但是我们现在正在关注如何杀死地球上的所有病毒。如果我们杀死地球上所有的微生物,那这就是地球上生命的终结了。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我想回到刚才你提到的非常美妙的一部分,你提到……我们非常看重我们的个性,并且……但那也是因为我们知道的只有这些。如果你坐在这儿告诉我:“你可以坐在这并成为整个宇宙”,我通过自己冥想和静默的经验可能会体验到这一点。但是我感觉人们……这是非常令人害怕的,我认为对于人们来说放弃个性化甚至可以说是恐怖的,因为这么多年,这么多代,我们知道的就只有我们的个性。

我认为对于有些人来说,意识到自己实际上是宇宙的一部分或者一切都是一体的,或者他们与一切都是一体的,是非常可怕的。我觉得它是一个美好的……美好的体验。但是我认为让人感到害怕的是他们可能会说“这只是一个概念,它说不通,又或者如果我相信这是真的,那么我应该……我会怎么样?”我认为这是……我想要代表这些有一点害怕跳入合一的海洋里的人们听听,你会对这样的人说些什么?它从哪里……这最初的恐惧从哪里来?

Sadhguru(萨古鲁):好的,看我们……我们好像又回到了这点。我清楚地说过,“你没有办法通过有限的知识去触碰到无限的意识。”你正在又一次尝试这样做。不要这样做。没必要每个人都去思考——“我要如何成为宇宙”和所有类似的无稽之谈。没必要。起初,你说,“如果我……如果我相信它。”你什么都不应该相信。你明白吗?你不要相信任何事,也不要不相信任何事。这时你才是认同于你的无知。

认同于你的无知意味着你清晰地了解你的所知是微不足道的,但是你所不知的是无限的可能性。所以当你认同于你所不知道的,你会持续处于探寻的模式中。如果你一直处于探寻模式中,或者说成为一个探寻者的基本品质是……(音效中断)。不幸的是,你什么都不知道却要拥有自信。所以人们在他们的生活中选择自信而不是清晰……(音效中断),是最大的错误。

所有人都想要相信一些事。因为……你知道的,我想要你去想象一下,比如说……现在你正在一个角色里。如果你有个角色是在电视中扮演一个穴居人,你……你现在有点往那个方向发展了,你需要再培养一点,但你在那个方向上了,好吗?所以假设你是一个穴居人。你在毫无保护的情况下在野外生活。大多数人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有那些在野外生活,在野外露营过的人……但是现在野外露营已经有点……像是住奢华酒店。好吧?如果你毫无装备地进到丛林中,我曾在那里度过好几个星期,如果开始下雨——是季风雨,人们认为他们只需要一把伞然后跑回家。但是现在你待在热带丛林里,大雨倾盆、雷电交加,一切都在发生,所有生物都试图找到他们自己的避难处。你找到的避难处已经归了别人,它会气势汹汹地占据了它(笑),好吗?

如果你去感受这个星球上的全部体验以及生命发生的方式,你会知道我在说什么。如果你是个……很久以前没有任何的防护,没有任何的装备,连一块手表都没有,因为我当时就是那样子的。当我在丛林里,我连时间都不知道。我甚至无法看见星星或者月亮,或者任何东西,因为乌云密布倾盆大雨。你不知道你被浸湿了多久。你也不知道太阳什么时候会出来。你慢慢地开始怀疑,”太阳会出来吗?有这个保证吗?”因为连太阳是否会出来都没有保证。所以基本上如果你在那儿,那么你……你会感到自己的存在很受威胁。

你会感到自己如此的渺小,你会感到自己的存在是时刻受到威胁的。人们觉得他们的存在只是因为病毒而受到威胁。不,你的存在每时每刻都受到威胁,好吗?如果你意识到这一点,自然地你会找……你会想要找到一些能给你建立信心的东西。所以你决定相信一些事情。最初,他们说……他们想,在雨中泡了12个小时后,太阳在早晨出来了。然后你说:“太阳一定是神。”就这样慢慢发展起来。然后我们开始建立更多的人类形式的神和其他什么的。所以你开始相信神,它给了你信心,但是它不会给你清晰。

没有清晰的信心是一个灾难性的进程,而这个灾难性进程过去的两千年我们一直持续(音效中断)……不断的,我们在建立……(音效中断)。你可以算一算这样的灾难在过去的2000年夺走了多少生命。它夺走了太多的生命。这也是印度重要的意义,印度文化不是一种信仰文化。它是一个探寻者的文化。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发现他们即便是拥有巨大的权利、庞大的王国、巨额的财富,但是他们总会是这样(手势)——向一切鞠躬,因为没有信心。

我们不会把没有信心看作一个消极的过程。我们把没有信心看作是一种自然而然朝着清晰努力的可能性。当你内心出现越多的清晰,那时你就不需要信心。现在我们白天在路上走,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切——你不需要信心就可以走路。但是突然间,假设一切都是漆黑一片并且是一个新的地形。那么你就需要信心,因为没有清晰。所以你是在使用信心作为清晰的替代方案。这是一场灾难。因为当你没有清晰时,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你至少懂得犹豫。

现在,举例说,你刚才提到病毒。我们一直以某种方式推动着经济的引擎。发动机一直在轰鸣。每个人,我们中每个人都无一例外地尽可能用力地推动油门。但是你知道是谁在掌握方向盘么?当发动机在轰鸣,最重要的是操作方向盘的是一双稳定的手。当发动机在运转时这是非常重要的。发动机一直在轰鸣。但是你知道是谁在操控方向盘吗?究竟有没有谁的手在方向盘上?所以你一直在开快车。但是这就像是,像是那些人……因为你来自洛杉矶,我要跟你说的是……是在你的时代之前。在60、70年代,人们服用LSD(一种迷幻药),他们从高楼上跳下,以为自己会飞起来,结果他们确实飞了一段时间。就是这样(两人笑)。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看着我。我不吃迷幻药。你却这样看着我(两人笑)。

Sadhguru(萨古鲁):我可没这么说。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不,不,不。我的父母也在收看着,请不要这样(萨古鲁笑)。我想要问……你知道的,我们这个活动刚好也是在印度全球周,并且你提到了印度人是探寻者,而这是我们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那么印度为世界做了哪些贡献,以及你是如何看待……你认为我们在全球范围的各项发展中正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们要如何前进?印度如何帮助了世界的进步?

Sadhguru(萨古鲁):那么印度对于世界的贡献是什么?如果这是件事情,那么有上千件需要提及的事情。但是因为现在我们俩都在美国,那么让我计算某人……我的意思是让我引用某人的话,因为我(笑)通常不习惯引用别人的话,我不擅长这些。但让我引用威尔·杜兰特的话,你知道,他是写了关于人类文明的故事或类似的东西的美国作家——“印度是我们种族的发源地,梵语是欧洲语言的起源,印度是我们哲学的起源,是我们大部分数学、基督教使用的自治理念以及民主的起源。在许多方面,印度母亲是我们所有人的起源。”我想他涵盖了几乎所有我想表达的内容,因为它将涉及成千上万个印度的贡献,同时这些事也被世界各地曲解了。

我认为……我知道很多人会立刻想要攻击我的这个观点,但是我认为一个……一个对世界历史更加公正的审视是非常需要的。然后你会发现很多线索都可以追溯到印度。当我说到线,也是我们最早开始纺织的——棉线和丝线。还有经文、瑜伽经、业力经、湿婆经、婆罗门经,甚至包括爱经,对吗(笑)?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我们提到复兴。这也是本周一个主要的主题。我们是在复兴吗?复兴是极其重要的么?我们是随时都处于复兴之中,还是说这是一个绝对必要复兴的特定时间点,或者说复兴的进程已经开始了?

Sadhguru(萨古鲁):你会试图复活什么呢?(译者注:revive有复兴、复活之意)只有死的才需要你试着去复活,对吗?我问你如何复活正活着的?所以与其谈论复兴,让我换种方式来说。在我看来,最大的贡献是……威尔·杜兰特某种程度上可能并没有涵盖这一点。以我看待生活的方式——不聪明的方式(笑),你可以看出来我智力不高(笑)。以我看待生命的方式,来自印度最重要的维度是,成千上万年前,Adiyogi(译者注:第一位瑜伽士)说过如果你愿意努力,你可以进化成为超越自然限制的任何可能性。

你所知道的控制住你的自然法则,如果你作出努力,你是可以超越它们的。本质上他是在说,你不是绝对固定的,或者某种上帝的作品,上帝把你变得完美然后你就在这样了。他提到你可以进化,但是这需要努力。这就像是,现在我们知道有150多年前达尔文提出的进化论。但是千万年之前,大约12000-15000年前,Adiyogi 以另一种背景讲述了这个星球上的进化过程。他说到,“作为人类,你可以进化,但你只能有意识地进化。”因为使你成为现在这样的无意识的进化已经到头了。从这儿开始,你的进化只能是有意识的。

但是如果现在你想有意识地进化,重要的一点是……比如,无论你所说的瑜伽是什么,因为整个印度文化都是扎根在瑜伽文化中。当我们提到瑜伽文化时,请不要像如今世上发生的那样,只想到扭曲和转动。当我们提到瑜伽,我们是在说融合。当我们提到融合,在你的体验中,你的……你感受到的你这个个体和宇宙合而为一。你与存在融为一体。一切都应从那个背景来发生。这是它的含义。

先在瑜伽中安住,然后再行动。这句话一直在印度流传——“Yogasth Kuru Karmani”,(先在瑜伽中安住,然后再行动。)人们不知不觉总在这么说。他们认为如果你扭曲转动身体,你就是在瑜伽中。不是的,那只是在生理上预备你的身体,让它处于一种舒服和健康的感受里。但是重要的是,你有融合的感受。

正如我们之前谈到的,阻碍你的只有记忆。什么是你的,什么不是你;什么是你,什么不是你——所有这些都根植于你所累积的记忆里。去超越这些就是瑜伽。超越你现在所认为的自己的界限就是瑜伽。现在我们试图用智力来超越,但是整个瑜伽过程本质上意味着你是你自己命运绝对的制造者。这是地球上告诉你,你的生活是你自己的业力这个观点的唯一的文化。这意味着你的生活是你自己的所作所为。

业力……词语“业力”意思是“行动或行为”。所以你的生活完全是你自己的制造。所以这是一个无神的文化,我希望你能明白。人们……印度人可能会有点震惊,但是他们需要经历这个,因为他们需要知道他们所处的文化中并不相信人是天上哪个人按下的绝对固定的印章。你是一个进化的过程。如果你愿意努力,你可以超越所有你身上的所谓自然限制。现在为什么这很重要?这很重要因为Adiyogi在,可能是15000年前,说过,并且给出原理和方法来使你进化超越局限,但是世界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人类从来没有真正准备好,因为首先,人类并没有足够的智力去理解他所说的。某种程度而言,如今21世纪,从未有过这么多人可以独立思考。无论他们思考得正确还是错误——那是值得质疑的事情,但是比过去更多的人可独立思考。用一个非常现实的说法,过去一百年,女人甚至不应该去思考。如果她们独立思考,他们会被认成是女巫,而你知道她们的结局会如何。所以很快,随着教育不受性别歧视的推广,50%的人已经开始进入他们自己的思考过程。一旦你开始思考,你自然是会逻辑性地思考。当你逻辑性地思考,不符合逻辑的就不再能装进你的头脑里。

如今我们是处在风口浪尖的一代。我们在两者之间挣扎——信仰以及探寻。你的智力想要知道,它在探寻,但是你的记忆沉浸在信仰中。所以这是挣扎于此的一代人。所以随着……因为有意识地进化是至关重要的,在这一代人中,我们必须质疑所有我们迄今信仰过事物的根基。我现在说到所有我们信仰过的事情,我所看到的现象是(笑)……根据我的经验是一种倒退。

我之前在看,你知道,你现在大概在洛杉矶,如果我说足球,你可能会想到的是那个……那个看上去不像球、他们扔的球(译者注:指美式橄榄球),因为我们理解中的球是圆的(笑)。所以我们叫它足球或者英式足球。我之前在看关于这个运动的历史。我看到当贝利、乔治·贝斯特这些球员在比赛时,每当他们踢进一个球,他们就跳来跳去、彼此握手,或者,你知道的,只是跳起来或者翻个跟头——只是这样。但是现在我发现最近每当球员们踢进去一个球,他们会做这样一个手势,“上帝啊,是你踢进了这个球。”我以为只有马拉多纳……只有马拉多纳有上帝之手,但是看起来每个人都有,(笑)因为每个人都仰头并赞美上帝。

即便在印度,当他们……当他们取得100跑时(译者注:指板球运动),他们会说:“神,你得了100跑!”我要说这是一个退步,因为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提出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意味着这样。你现在指向上面。地球真的是圆的吗?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在印度,我们一直知道地球是圆的。你必须了解地理被称为“bhughol”——意思是球的研究。这不只是现在的说法。我是在说Mahabharat(摩诃婆罗多)时代,距今五-六千年前,他们已经在说地球是圆的了。并不是因为伽利略,远在那之前。所以如果你在一个圆形的不断旋转的星球上向上看,不可避免地你在……我得说你在看向错误的方向。(Kunal Nayyar笑)

所以当你谈论智力时,这是智力该做的。智力将你内在的所有不合逻辑的东西拿走。如果所有不合逻辑的东西都从你内在拿走,那意味着所有的信仰系统都从你内在拿走了。你自然会进入一种状态,在其中你清晰地知晓你所知道的太少了,而你不知道的是无穷尽的。正是这个使你成为一名探寻者。你不会因为我说你成为探寻者而成为探寻者。你成为探寻者是你……是因为你清晰地明白你能力的局限,它能走多远。并且你……当你看到有一堵无法跨越的墙时,你明白需要去探寻了,并且现在需要探寻的工具。

现在,直到你……假设你在一所监狱里,监狱很大,你以为你是自由的并随意地走动。有一天,你撞上了监狱的墙。只有当你撞上监狱的墙,那时只有你的两条腿是不够的,不是吗?你需要其他的东西来穿过或者爬过这堵墙,或者飞……飞过这堵墙,你需要一种不同的方法,或者不同的能力,或者不同的做法。这就是灵性进程的意义。灵性进程不是要你向上看或者向下看。”灵性”是世界上被最为严重玷污的词语之一。本质上,灵性意味着你撞到了你生理和心理结构的界限。所以现在你开始寻找超越它的东西。

超越它的东西并不意味着你进了球然后说这个(手势)。你这么说是因为你以为上面有人在安排一切。这意味着你是一个……你是一个依靠巧合的射球手(笑)。所以如果你的生活都是靠巧合,感到焦虑是正常的。如果你靠意外生活,焦虑是正常的,不是吗?所以现在,每个人都在说“焦虑很正常,你必须善待自己,你必须这样做。”不是的。焦虑不是正常的。你会感到焦虑是因为你假设了你不知道的事情。你用信心作为桥梁,而不是用你的清晰。如果你是清晰的,那么你就不会焦虑,因为信心是一个空壳。你总是感到焦虑。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但是说到逻辑,我认为这是困惑的地方。我想那就是我们弄混的地方。我们认为符合逻辑的对我们来说讲得通。比如你说地球是圆的,对我来说唯一讲得通的方式就是我看了一张它的图片。这是我的……这是逻辑对我们的影响。所以……

Sadhguru(萨古鲁):不,不是的,不是你的逻辑造成的。我来告诉你。如果我们还在这个星球上走,我们可能还是会争论它是平的还是圆的。但是当一个人开始飞行时,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因为当他飞起来并向下看时,很显然的就是这样。然后我们继续上升,站在月球上并向下看,绝对地清晰——它是圆的。所以你需要让自己远离你的现实。那时你会知道。这是你所需要的。为了了解你的生理和心理过程的局限,你需要一点距离。这就是那些工具,瑜伽提供的很多很多的工具所做的——在你和你所累积的东西之间产生一点距离。

当我说“你所累积的东西”,我不是在说你拥有的十二套奢华的高尔夫球杆,十二个高尔夫球俱乐部还有衣服(两人笑)。我知道,我知道,没关系的,你拥有很多东西,你携带的身体同样也是你的累积物。你的头脑也是你的累积物。你携带的基因也是累积物,你的人形也是一段时间以来的累积品。Bharat(巴拉特文化)最重要的维度就是要拥有一切,但是永远不会被任何东西所占据。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是的。太美了。萨古鲁,提示说我们剩余的时间不多了,我将邀请我们的主持人回来。我想她那里有些观众发来的问题。我相信她会来问其中一些问题。谢谢你今天对我很好,一直没有对我大喊大叫。

Sadhguru(萨古鲁):我会……不,不,我会小心对待艾迪,因为她还没有习惯我的毒舌,所以(笑)……

Eddy:好吧,我会非常注意我的用词的。我从你们刚才的对话可以看出来。我这里有一些来自观众的提问。这里有一个来自印度Rohan的提问。他问:“人们日常可以采用哪些简单的步骤来成就一个更有意识的星球或者成为一名探寻者?”

Sadhguru(萨古鲁):好吧,这个问题是来自美国吗,因为……

Eddy:来自印度。

Sadhguru(萨古鲁):哦……我跟你说,印度是新的西方。印度的城市是(笑)……印度的城市比洛杉矶还要西式得多(笑)。所以这种“要有所得”文化,“好吧,你说了那么多,但是我们能得到什么呢?告诉我三件我能做的事。”不,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不用三件事,我为你把它简化了。你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请三天假,然后你生活中渴望的所有事情(音效中断……)如果你现在还没拥有……如果你在大学,你希望通过考试,通过了。然后呢?你需要一份工作,实现了。然后呢?你需要升职,实现了。然后呢?你想要100万美元,你获得了。然后呢?你想要这个车,那个房子,这个老婆,这种那种——所有的一切。立刻实现了,实现了,实现了。然后呢?只需要看到这一件事,你就会成为一名探寻者。

Eddy:非常有趣。

Sadhguru(萨古鲁):唯一的……唯一的问题是,你在用……你拥有的智力是世界上其他任何动物、生物所没有的。你没有在利用它………现在人类拥有的这种智力和鲜活的记忆力,没有其他生物有我们所拥有的记忆的复杂性。所以……这样做的本质是你不必亲身经历生活中的每一种体验。坐在这儿用你的……用你的记忆和智力,你可以体验一切人类……人类的体验,就只是坐在这儿闭上眼,你可以体验所有这些事……因为人类的体验都是在你的内在发生的。

可能体验到的整个范围……有可能在你的内在发生的体验,你都可以自己去经历体验。你不必花一辈子时间去体验一点食物,一点性欲,一点冥想,一点这儿,一点那儿,平静、喜悦、幸福,无论什么——你可以坐在这儿并且在接下来五分钟经历这一切,然后完成全部生活。这是否意味着你完成了?不,这意味着超越这些界限的渴望会自然的出现。那时你将成为一名探寻者。

Eddy:有一个来自伦敦的问题。来自伦敦的Shrey的提问:“现在这个星球最让你担忧的状态是什么?”

Sadhguru(萨古鲁):呃,我不是那种容易担忧的人。但是(笑)……有一件事我们必须……我们有的选择只有一个——这个星球并没有在任何形式的危险之中。只是如果我们……不顾全好几件事情,人类的体验会经历可怕的事情。所以如果“担忧”这个词是指这一方面,是的,最值得担忧的是地球表层的39英寸土壤。

地球表层土壤平均是39英寸。这39英寸的土壤实际上负担着包含我们在内的地球上90%的生命。这39寸的土壤中的有机物含量以及本应该发生在其中的生命活动都有大幅的退化。生物多样性在过去的五十至七十年间发生了急剧下降。所以如果我们不去照顾好这39寸的土壤,唯一能照顾好这部分土壤的方式就是放回大量的有机物。我们放回有机物的唯一方式是依靠树木落叶以及动物粪便。我们每年吃掉数十亿只动物,树木也大量的消失。所以这是值得担忧的。

如果我们不让世界上大量的土壤被树荫覆盖,如果我们不这么做,那么接下来15到20年之内,我认为人类在地球上的生活将不会是愉快的。其他物种可能会减少数量,而在人类消失后它们可能就会反弹。这是我们需要明白的事。我在跟Kunal交谈的时候触及到了这一点——假如这个星球上所有的昆虫消失了,那么所有的生命将在4到6年之内终结。假如所有的蠕虫消失了,那么包括你我在内的所有生命会在18到24个月之内终结。假如所有的微生物,病毒和细菌以及其他的微生物都消失了,那么生命会立刻终结。如果世界上所有人类都消失了,那地球将繁荣兴盛。

我们需要明白我们不是宇宙的中心。这是宗教和哲学方面已经扎根人类心理的最灾难性的想法之一,人们开始了宣传所有其他的生命的都是为人类服务而存在的。人类是中心。人类是以上帝的形象创造的,上帝是中心,那么所有生命都应该服务于他。你试着做一件事,你去一群蚂蚁前问它们:“你们是否想为人类服务?”它们会爬上你的腿教训你一顿,好吗?(Kunal Nayyar笑)它们会告诉你它们有自己完整的生活。

所有的生物都有自己完整的生活。它们不是来这服务我们的。但是它们存在的本质正服务于我们的存在。我们必须感激并尊重它们,同时关照它们,因为我们有能力创造和毁灭。现在我们很大程度上在行使我们的毁灭能力,而不是行使创造能力。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谢谢。

Eddy:我想时间快到了。我想问一个我自己的问题来结束今天访问,是关于经常被提及的词语“不屈不挠”我想知道你的观点。你提到了进到丛林中并熬过季风,我跟那些成长过程中经历过非常困难时期的人们聊过,现实是他们在这场危机中表现出比我们中没有经历过艰难的人更健康的心理状态。所以我想知道是否有学到什么或者你有什么(萨古鲁笑)想要添加的?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当我在丛林里时……哦,你是在问萨古鲁啊,不好意思。对不起,萨古鲁……

Sadhguru(萨古鲁):抱歉,请继续。你想要说些什么,请继续说……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我刚才是在开玩笑,我从没去过丛林,我刚才那是个玩笑(笑)。

Sadhguru(萨古鲁):不是的,你指的是进入丛林之书,我明白(笑)。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是的,那就是我实际要表达的(笑),请继续。

Sadhguru(萨古鲁):好吧,我在热带丛林里经历季风并不是艰难的时光,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从没有觉得那是艰难的时光,我也没把它作为艰难时光来回顾。我用那样的方式描述是因为大多数人对地球没有体验。他们的整个体验都是在华氏六十五度(约摄氏18.3度)中。他们的空调就是设成这样的。那是他们所知道的全部,以及他们处于其中的四面围墙。这样生活,在生理和心理上你都会变得脆弱。因此,生活在这个星球上、体验这个星球的人并没有……更为不屈不挠。

但是……我不喜欢用“不屈不挠”这个词。他是……他是……自然得多。他更接近生命。这就是为什么我曾说,很不幸大多数人把他们社会和心理上的设置误认为是存在的真相。雨、太阳、洪水、河流、海洋,这些都是真实世界。你的关于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的想法是心理上的,每天都可以改变。它可以……如果你愿意,你此刻就可以经历十个心理阶段,但是大多数人被困在一个阶段中。但是如果你愿意,十个不同的……你12岁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你对于世界的看法是什么,什么是对你最重要的;在你18岁发生了什么,在你30、40、50、60岁——如果你这样看,你花了60年时间去经历这一切。

但是如果你愿意,你有足够的智慧——我是指每一个人,不是某个特定的人——每一个人都有足够的智力基础在五分钟之内体验这一切,如果他有此意愿。如果他或她愿意,在五分钟内,你可以体验60年的经历并快速进化。这就是有意识地进化的含义。所以你需要的不是不屈不挠。不屈……“不屈不挠”这个词给你的一种感觉是你在困难地坚持一件事。我不是在困难地坚持任何事。这只是……你已经明白并且体验到你的存在不是孤立的。它与万物相连。

在印度我们发起的某些主要的……大规模的活动是这样发起的——我们发起了河流拯救行动,绿手项目,现在是意识星球,我如何把这些带入人们的体验的基本原理是这样的:我看到我们所在的南方各州没有足够的绿色植被覆盖。当时覆盖率是16%,我说我们的愿景是实现33%的覆盖率——要如何实现?最初,我试着提出,“看,我们需要种树。”没有人关注。然后我让他们坐在上午11点的太阳下。在印度南部,你懂的,阳光会让你有得受。然后我让他们移到树荫下,所有人像这样“哈”。然后我告诉他们……我建立了一个特定的流程,现在它仍在运作。我说:“只是去呼吸并感受——你们呼出来的气,树吸进去;树呼出来的气,你们吸进去。”有某种特定的方法可以让它成为你内在鲜活的体验。一旦他们坐在那儿并体验到这一点,他们意识到他们有一半的肺是挂在树上的,然后他们就开始种树、种树。你现在无法阻止他们了(笑),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他们肺。

Eddy:这真是一个很美好的收尾(笑)。真希望我们可以继续,萨古鲁和Kunal Nayyar,能有你们参加“复兴,印度全球周”真的是太荣幸了。我是Eddy Lush,我非常希望有机会再次与你们交流。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谢谢。

Sadhguru(萨古鲁):谢谢,并向正在进行的印度全球周活动以及组织活动的Manoj和其他人送上我最美好的祝福。印度最重要的一面是——一个对包容的全然体验以及对生命的宏大体验,是我们所说的Bharat(巴拉特文化)或瑜伽。如果想要人类像微生物那样对生命支持并有用,那么这个体验需要发生在所有人类身上(笑)。疫情期间是了解这一点的好时机(笑)。

Eddy:谢谢。

Sadhguru(萨古鲁):非常感谢,Namaskaram。

Kunal Nayyar(昆瑙·内亚):谢谢。

原文链接:https://m.youtube.com/watch?v=1SCzdttE3eQ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video/conscious-planet-the-way-forward/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