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伴侣心生厌烦,要如何继续去爱?

你以某种方式在看事情并不与他们有关,而是与你有关。你想让你的眼睛、你的头脑、你的内心、你的身体,保持愉悦还是不愉悦?这个你要做好决定。

点击观看视频

发言者:这个问题来自Deepika,“萨古鲁,您在之前的一次Darshan中讲过,‘你们应该像对待我一样对待每一个人。’萨古鲁,您是慈悲的化身。但是我家里有一个不通人情、令人厌恶的生物。把他看作是您真的很难,在这种情况下该拿他怎么办?”

Sadhguru(萨古鲁):这是结婚多少年后“进化”成这样的?或者说“退化”。我相信他曾经是一个很棒、很浪漫的小伙子。我不知道结婚多少年后,他变成了一个讨厌的生物?而在造出这个讨厌家伙的过程中你参与了多少?看,尤其是如果他是个讨厌的生物,尤其是如果真的这样,这是你的看法。但尤其是如果你家里或办公室,无论在哪里有个讨厌的生物。你以某种方式在看事情并不与他们有关,而是与你有关。你想让你的眼睛、你的头脑、你的内心、你的身体,保持愉悦还是不愉悦?这个你要做好决定。

现在,如果你看待他,我说即便是那个讨厌的家伙,请像看待我一样看待他。我并没有跟你说:你必须听他的教导或者跟他学习新的练习。不,我说的是,如果你带着一种尊敬、奉献、爱、喜爱,不管什么情感,看待我。如果你有这样看待我,请这样看待一切,因为我所说的就是:你有身体,你有头脑,你有情感,还有能量,我们现在在说的是你的情感。如果你在生命中某个时刻尝到了一定程度的情感的甜蜜,无论是因为你的爱或者奉献,还是同情或别的什么,你尝到了一定程度的甜蜜。这是你生命中的最高点。现在你不应该从那里下来,你必须看看如何去超越它。我的意思是,不管你有过什么最高涨的,或最甜蜜的,或最美妙的情感,把它作为基准。你为什么又回去了呢?

如果你不知道这样的情感,那我该怎么跟你说呢?你人生中最甜蜜的情感是什么?我的孩子,好吧,把所有的人都看作你的孩子。我们曾经告诉过你们。我看见你们坐在这里流下了喜悦和爱的泪水。然后我说:“就像现在看我一样看待每个人。”因为这会让你的眼睛、你的头脑、你的心、你的身体和你这个生命变得美妙而甜蜜。这跟他没关系。特别是如果他不好相处。而你训练有素。就算你去了地狱,你也会过得很好。是的。因为没有人向你保证过。我告诉过你们“我会给你一张去天堂的票”吗?我一直在不停地吓唬你们说:“事情会在此地发生。”所以,你必须明白这是关于你的转化。

你的问题是,因为你读了……那些什么?好吧,我也不说书名了。你们在青春期的时候,读过所有的浪漫小说。然后你想象各种各样的事情。你首先对自己就不坦诚。你的荷尔蒙在起作用。忽然你看着一个人:“哇!真不敢相信她这么漂亮。她这么出色。他好帅。他太棒了。他做的所有事情,啊。”你是在哄骗自己。不,不。不管他们做什么,你都让自己保持美丽。现在就算他们在做讨厌的事,你依然很美好。这是不一样的。你知道,他们在做讨厌的事,而你依然很美好。这非常棒。他们在做讨厌的事,但是你认为他们在做好事。这就是愚蠢的胡说八道了。

我告诉你们,一个在印度军队服役的人给我讲了这个故事。因为我们在别的地方经历了类似的情况。那时候,他在讲述这件事。他们驻扎在东北部地区,那里有不少大象。他是营长,带着十八到二十个人的队伍,我记得他们是在森林里行军,他们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长牙象,所有人都后退了,他们所有人都有武器,威力强大的武器。这是镇压叛乱的队伍,所以他们都全副武装。他们完全可以从一两百米外射杀一只长牙象,他们想射杀什么都行。但是他们后退了,因为那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但是他告诉我这个,因为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一个南印度人身上,突然间有个泰米尔人卷入此事,他是个中士,一个中士,他放下武器说:“象神来了。Ganesha,Ganesha!”然后他开始唱诵一段mantra(真言)。他知道一些象神mantra(真言),于是开始唱诵,他跑到前面去,离大象只有五十英尺远然后跪下,开始大声唱诵,那只大象看着他,“这个该死的傻子是谁?”用各种他不喜欢的名字称呼他。而这些人正在看,像某种奇迹正要发生一样。那只大象就站在那儿,这个家伙则跪在地上唱着,那只大象速度很快,大概就两秒钟时间,或者不到五秒钟,它踩上了他。大象碾碎了他,转身走了。这些人都惊呆了,他们看着他被碾碎。有人拿出了武器,然后我认识的这个人,他是负责人,他让他们冷静下来,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那个男人一下就死了。

我之所以要告诉你们这个是因为:大象不会,野象不会因为你叫它神就对你做好事。你称他为象神,想要敬奉他。他不会做好事,他只会做他得做的事。同理,你家里的那个生物。他会做他得做的。不管他是什么性格。

我在说的只是关于你。你总是将生活想成是一种关系。不,不,我要你明白,在你出生之前,甚至在你出生之时,你和你的母亲也都没什么关系。这个说法将非常不受欢迎。人们会找我的茬,但是请你看清楚。你没有关系。你只是一个存在。关系的发生是因为你的需求,你将她看作食物,你去找她,你把她看做你生存的基础。你很快就意识到这一点了,孩子一出生,你把她交给另外一个男人或者女人,让他们照顾孩子的一切需求,孩子会马上亲近他们。你总觉得他会亲近你,因为你是母亲,是你生了他,这整个想法不对,那是因为有需求,所以你建立了关系。否则就只有存在。

这种存在要么变得有意识,活在宏大的临在中并向它敞开。要么只是继续着这场闹剧。一开始,你的母亲是一切。她是最棒的人,然后你长大了,你成了一个青少年,然后你看到一个男孩,他是世界上最棒的男人,然后你的母亲介入了,你突然开始恨她了。嗯?接着那个男人出现了,他是最美好的。然后他变成了一个讨厌的家伙,或者你是这么认为的。现在你认为他是最糟糕的人,这一套不断在继续。

我要你明白,你在编造美丽与丑陋。我没有要你去编造。我没有要你去想这个人做的任何事情都很棒。这样活着是很愚蠢的。只是在你看待一切时,不管你有什么样的高峰体验,把那当做基准线,这就是成长。你玩过蛇与梯子的游戏,你玩过那个游戏吗?蛇与梯子的游戏。当你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你的目的就是一旦你爬上了一个梯子,你不想回头。你不想碰到蛇。你要找另一个梯子,再另一个梯子,向上爬,那是生命的自然表达。

所以一旦你知晓了内在一定程度的甜蜜,不要拉低它。那应该是基准。接下来的事情应该越来越好。所以当我说,此刻你流着狂喜的泪水,带着这样的爱和我在这儿坐在一起,那我说:“让这成为基准。不要从这儿掉下去。像这样看待一切事物。”至少要经常这样。如果这持续、不间断地发生,那么你自然就会爬上另外一个梯子。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不要下来。这就是我要说的。

还有,请不要把他说成一个讨厌的生物,可怜的人。有一回,我好像给你们讲过。可能就在这些天我告诉过你们,我不记得了,让我再讲一遍,山卡拉・皮莱认为他的妻子有外遇了,他雇了一个侦探。我在大声说,只是为了提醒你,他说:“我要对付她的证据。”然后侦探等在房子外面,接着她离开了房子。他跟着她。然后她在一个公园附近停了车,走了进去。一个男人坐在长凳上。他一看到她就跑了过去,她也跑了起来,他们拥抱在一起,手拉着手在长凳坐下,开心地聊着,笑着。

他拍下了整个视频,几个小时之后,他走进山卡拉・皮莱的办公室说道,“我在一天之内就拿到了你需要的所有证据。我完成了任务。我有证据,请看录像。”山卡拉・皮莱开始看录像,然后说:“不,我简直不敢相信。不,不,这不可能,我不敢相信这些。不,我不敢相信这些。”他说,“你不敢相信什么?这是录像。它不是伪造出来的。这就是我刚刚拍的录像。”他说:“这不重要,傻瓜,我不敢相信她竟然这么有趣。”所以在这15天结束后,当那个男人去了别的地方,然后你会发现他曾是多么有趣。不要这么对你自己。

原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video/how-to-deal-with-my-nasty-husband/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