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sha瑜伽 萨古鲁首页
  2. 视频

萨古鲁:生、死与终极合一

生命都是这样包裹起来的——造物与造物主,生与死,一切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萨古鲁:生、死与终极合一

Sadhguru(萨古鲁):如果你能在这里同时觉知到,因为这两者同时在这里,它们不是两个分开的东西。它就是这样,如此脆弱但同时又如此强健。它们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命都是这样包裹起来的——造物与造物主,生与死,一切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需要注意力。这需要很多注意力,如果一个人要去看它到底是什么的话。否则,一个人只活在表象中,一半的生命。如果你不能同时知晓生与死,你只知道一半的生命。半死不活很折磨人,一向如此。

因此,当我们说Shiva(湿婆)时,我们这么说为的是,生与死同时存在的这个维度发生在你身上,从而两极消失了。没有生与死,只有这个。这个还没有名字,因为如果你给它一个名字,有人就会发明对立的名字。只是这个,但有那个。没有那个,只有这个。没有这个与那个,只有这个与这个。没有是与不是,只有是与是。如果你想……你看,生命的每一个面向都有这个——如果你想爱上……,如果你正处于爱中,爱不需要两极,爱不需要对立。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爱始于他们心中,然后沉入他们的生殖器,这样就需要一个对立物。

对于性,你需要对立物,对于爱,你不需要对立物。你之前所认为的你和某物,变成了只有这个。比如,在很多层面上,开始于……如果你想用瑜伽术语探讨它,开始于海底轮,那里是关于食物和睡眠的,有那个与这个。如果你吃了它,一切都变成这个。现在你头脑很警觉,你四处看,有你和他人。如果你睡着了,就只有这个。没有这个与那个。这适用于所有层面。如果它发生在最低的脉轮,“低”不是合适的词——当我们说“低”时,我们不是在谈论高与低,我们是从地理上说,南脉轮。当它发生在海底轮时,它以食物和睡眠的形式发生,但是同样的合一。如果它发生在生殖轮,它以性的形式发生,但是同样的合一。如果它发生在脐轮,它表现为野心、贪婪、征服,但是同样的东西。如果它发生在心轮,它以爱的形式发生,但是同样的东西。但现在从海底轮到心轮,你有自然的途径,你天生就有能力做这些事。即使一个孩子也能做到,即使一条狗也能做到。他能摄取、消化和吸收,他有他的性欲。我们已经探讨过这个了……狗肯定充满爱 ——我们不了解上帝,我们对人类不太确定,但对狗,我们十分确定,是吗?是不是?

听众:

Sadhguru(萨古鲁):嗯?

听众:

Sadhguru(萨古鲁):狗的爱,毋庸置疑。上帝的爱——我们不知道。男人的爱、女人的爱——我们不确定——有时看起来是真的,有时我们不知道。狗的爱——我们十分确定。那么,从海底轮到心轮,对一切生物都敞开,事实上。这是天生的能力,这是来自大自然的礼物。但如果你想超越这个,如果你想知晓,喉轮带来的合一、眉心轮带来的合一、以及发生在顶轮的最高的合一——除非你努力争取,否则这不会发生。如果你想像其他生物一样活在这个星球上,没什么不对,绝对没什么不对。当我说牛、狗、大象、蛇时,我不带任何贬义。我知道说你是一条狗是非常贬义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狗更稳定,很多人信任狗胜于人类,并且人数每天都在增加,但是出于某种原因,狗仍然是贬义词。

所以,我说这些生物时不带任何贬义,但它们肯定是有局限的,不是吗?在这些形式中,生命的可能性是有限的。我们只是在说界限,因为人类最关心就是超越他的界限,一直如此。所以,如果你想要超越一个人所能知晓的合一的四个层次,就需要多一点觉知、多一点奉爱、多一点推动。如果你的能量提升,如果你变得有觉知,或者如果你在喉轮中体验到合一,你会虔诚得愚蠢。我说虔诚得愚蠢不是因为奉爱是愚蠢的,而是因为奉爱者通常被受过良好教育的世界认为是白痴,因为他们不坚持自己的理性。任何不符合你推理方式的事对你来说都看似愚蠢。但无论你觉得他们有多愚蠢,他们都体验着比你多太多的快乐。或许他们根本没那么愚蠢。他们只是把自己的生命从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变成了自己内在的一种不同的算术,在那儿没有加或减。只有一,总是一。你必须明白:没有“一”,就没有数字系统。就总是一。

如果你知晓喉轮层面的合一,会发生这个——巨大的力量感,因为这个合一是不同的类型。如果合一是在眉心轮层面,这将带来完全的觉知和了悟。现在一旦某人达到了眉心轮层面的合一,突然间,那些有才智的人在他面前将看起来很愚蠢。你听说过Aadi Shankara——这是有史以来最能言善辩的印度人。他在这片土地上四处行走,寻求辩论——如此无懈可击的逻辑,人们成群结队地被击败,被击败,被击败。各种各样的人都来跟他辩论,无论谁和他辩论,他们都注定会失败,因为没有任何人有那种逻辑。因为你在眉心轮体验到的某种合一给了你一种完全不同的逻辑。如果你的能量……如果你在顶轮找到合一,你的狂喜将超越任何你所知的事物。

Shankara曾经就是这样——他是如此能言善辩,在辩论中百战百胜。每天和各种各样的人辩论,但很突然地,他会去到一个庙里,然后像个疯子一样哭泣,起舞。人们会被震惊,“我们本以为你是一个有理性的人,为什么你会哭成这样?像那些自称是奉爱者的小丑们一样,你哭得像他们一样,我们本以为你是一个真正有才智的人。”他会说,“那是为了这个世界……我的逻辑是为了这个世界,而这个是为了我。”这是一个人需要向前迈进的一小步。

在你的觉知中,如果生与死同时发生,如果它们不是两个分开的东西,那么你已经为最高的合一打好了根基,你有了对的根基。你想活着,你不想死——你则立足于非常错的根基之上。你立足于极其错误的根基之上——你在这个错误的根基上建造得越多,你就越是在召唤灾难。假设我们在打地基时犯了个错,那就最好建一个尽可能小的建筑,不是吗?嗯?假设我们在打地基时犯了个错,即使是在建筑工地,最好就是建一个尽可能小的建筑。你建的越多,就越是把自己置于风险之中,那就是为什么他们如此多的讨论放弃,因为……他们说,“你的根基是错的,不要建太多。你建的越多,你就离真相越远,把它控制在最少,因为根基是错的。直到你修好它之前,不要建太多。”

原文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9YAOHdo5xc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video/life-death-and-ultimate-union/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