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jji(萨古鲁的妻子):一个爱与奉献的故事

萨古鲁对很多人来说意味着很多身份 –– 古鲁、神秘家、瑜伽士、朋友,所有已知(和未知)话题的顾问、诗人、建筑师……那么多的面孔,那么多的维度!而他还是一位父亲和丈夫。

Vijji(萨古鲁的妻子):一个爱与奉献的故事


在灵性觉醒体验发生两年后,他遇到了他的妻子Vijaykumari,她被亲切地称为Vijji。他们的第一次邂逅是在迈索尔,当时萨古鲁受邀参加一次午餐。随后,双方进行了短暂但真诚的书信往来,最终在1984年的Mahashivratri(见译注1)这个吉祥的日子结为连理。萨古鲁的瑜伽课日程还是一如既往地排得满满当当,为了上课,他在南印度各地穿梭往返。Vijji在一家银行工作,她经常坐他的摩托车陪他旅行,尽她所能在他的课程中当志愿者。

“我和我妻子碰巧去了Kalakshetra……”

1990年,萨古鲁和Vijji有了一个女儿,Radhe。“我的妻子很想要个孩子”,萨古鲁说,“她觉得做母亲是每个女人一生中至关重要的经历。事实上,当我大约19岁的时候,当时我还没有建立家庭的意愿,甚至没有这个想法,我碰巧去了瑞希山谷学校,那是克里希那穆提创办的学校之一。我当时想:‘如果我真有一个孩子的话——不知为何我想的是‘她’——她一定要上这所学校。’”

在Radhe出生前差不多五年,我和我妻子碰巧去了Kalakshetra(印度最好的古典舞蹈学校之一),当我们看到这所学校时,我们就说:“如果我们有一个女儿,她一定要来Kalakshetra。”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想过这件事。真的,Radhe后来在瑞希山谷学校上了八年学,又在Kalakshetra古典舞学校待了4年,现在她是一名舞蹈演员了。”

“她走了,毫不费力,笑容满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萨古鲁把精力全都放在了完成Dhyanalinga(迪阿纳灵伽)的建造上,而Vijji密切地参与了这一过程。

Sadhguru(萨古鲁):1996年7月,我们当时在圣化Dhyanalinga(迪阿纳灵伽)。Vijji决定一旦灵伽建成了,她就会离开她的身体。她宣布她会在一个特定的满月日离开,并开始朝着那个方向努力。我试着和她谈:“现在没有必要,等一段时间吧。”但是她说:“现在,我的生命是完美的,我的内在和外在都完美。这是我的时机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时机还会不会再来。”

出于某种原因,我们当时没能完成圣化。于是在那个满月日,她和一群人坐着,在冥想。8分钟之后,她走了,毫不费力,笑容满面。她当时正是最健康的时候,只有33岁。像这样离开而丝毫没有损伤身体,是很不简单的。

像脱下衣服走开一样,从你的躯体里走出来,这不是件寻常的事。当一个人达到了他生命中的那个点,当他觉得他所需的一切都达成了,他的生命中再也没有什么可看的时候,他就会丢下他的躯体,如己所愿地。如果有任何的挣扎或损伤,那表示自杀。当没有挣扎,当一个人只是像走出房间一样(从身体里)走出来,那就是Mahasamadhi(见译注2)。

一旦一个人像这样离开,这个人就消融了。当某个人死去,你说他们不存在了,但那不是真的。他们只是不再以你知晓的方式存在罢了,仅此而已。但当一个人带着全然的觉知离开,没有任何损伤地蜕掉躯体,这个人就真正地不存在了。这个人不再以生命的形式存在了。他们融化掉了,游戏彻彻底底地结束了。

“当我说Vijji的时候,我不是指我的妻子或一个女人……”

以下是萨古鲁在1997年的Thaipusam(大宝森节),即Vijji达成Mahasamadhi(见译注2)两天后,对此发表的讲话。

Vijji(萨古鲁的妻子):一个爱与奉献的故事

Sadhguru(萨古鲁):我一直很难向人们解释Vijji是什么。当我说Vijji的时候,我不是指我的妻子或一个女人。即使作为一个生命存在,她在我的体验里也一直是非常美好的。但正如你们许多人知道的那样,她是一个情感很强烈的人。在她孩童般的纯真里,她带有的任何情感都总能找到表达,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现在她达成了Mahasamadhi(见译注2)——所有灵性探求者的终极目标 ——如此毫不费力地,并证明了她的价值。

这不是儿戏。即使是那些毕生致力于sadhana(灵性练习)的有成就的瑜伽士,也需要奋力才能达成这一点。把一个人的生命抛出身体而又不损伤身体,这需要别的东西。这个人必须产出巨大的能量,而这需要极高强度的sadhana(灵性练习)。她知道实现这个的方法,并在为此努力。但在这个阶段,我们万万没想到,没有我的帮助,她也能产出所需的能量。无论如何她也会踏上这条路的,只是她达成的速度之快,太令人惊讶。她仅仅用爱就让这一切变为可能,这大概也是她唯一了解的东西。

当我看着这全部一连串的事件时,很清楚的是有神性的直接介入。那就像是,她的心所呼唤的Shambho(见译注3)牵着她的手带她走了。因为纯粹的爱,她使之成为可能。

她对亲近的几个人说过很多次。她一直在表达强烈的愿望,想要带着全然的觉知离开身体,而没有任何依恋感。“我想要离开” ——这也是她一直以来对我说的话。

那天我们把Radhe送回学校,从乌提开车下来,就像我们旅行时她通常做的那样,她唱诵着“Shambho(见译注3)”。眼泪流了下来。然后她抓住我的手叫我把车停下。她说:“我不认识任何其他Shambho(见译注3)。我见过你有像这样的时候。只有你会帮助我走向解脱。”接着她哭了。我说:“不管你认不认识他,他都认识你。只要对你正在做的事保持真诚就好。你一定会体验到他的,会超越我的形态去了知到他。”

在满月日那几天,她进入了某种高强度的sadhana(灵性练习)。早上8:45,她会洗个澡坐下来。11:45,她会再洗个澡坐下来。下午3:45,她又会洗个澡,然后开始她的练习。那天,这三次练习我都和她在一起,帮她开始这些练习,然后再回到课堂上。晚上6:15,她消融在了Shambho(见译注3)的念诵中,成为了“他”的所属。

“胜利的女儿”

即使现在,当我们感受她留下的能量,很明显她是从Anahata(心轮)找到出口的——这是爱的位置。对任何生命存在而言,要超越肉身的局限,实在没有更好的方式了。对这个存在而言,已经不再有肉身的束缚。她名叫Vijaya Kumari,意思是“胜利的女儿”——任何生命存在可能得到的最高胜利,已经属于她了。

她走了,家里空了,但我们的心是满满的。有个重要的方面是,她在迪阿纳灵伽的圣化过程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到目前为止,这个过程都进展顺利。但是现在我们有点卡住了。那个让她归属于“他”的Shambho(见译注3),“他”本身应该为我们指明道路。

死亡对我来说不是问题,但她留下的这种称为爱的能量,我无法承受。我们在这里做的所有sadhana(灵性练习)都绝对会带上一缕新的爱的芬芳。

对于所有的灵性探求者来说,Mahasamadhi(见译注2)是终极目标——他们的sadhana(灵性练习)的顶点——溶入神性之中。要让人们知道,这种机会对人类是开放的,一个人能把生与死的过程掌握在自己手中。通常,人们认为这一切跟那些古代圣人一起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但那蕴含着至高可能性的灵性,依然充满生命力。

普罗大众已经得出结论,真正的圣人的时代已经结束。 现在,这里的情况却是这样的一个明证:那个时代并没有结束——而且永远不会结束。

我并不是希望在现阶段,这里的任何人都应该离开身体就走,但不知怎的她渴望这样做。她消融在“Shambho(见译注3)”的Mahamantra(见译注4)之中。这由不得我或者任何人来问这是对还是错。我还没有宏大到可以质疑“他”的程度。

这很不可思议,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即便没有我的帮助,她竟也超越了必死的束缚。出于她的爱,她超越了。出于我们的爱,我们必须在这里,完成自己手中的任务。

AUM SHAMBHO SHIVA SHAMBHO

JAYA SHAMBHO MAHADEVA

译注:

1. Mahashivratri,人类第一位瑜伽士Shiva的伟大之夜,印度灵性日历中最重要的一年一度的事件,通常在二、三月间。 

2. Mahasamadhi,指有意识地离开躯体。 

3. Shambho,人类第一位瑜伽士Shiva的一个温柔的形态。 

4. Mahamantra,献给伟大存在的神圣的言语或声音。

原文链接:isha.sadhguru.org/in/en/sadhguru/man/vijji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hayoga.net/video/vijji/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