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生与死没有区别(视频)

如果你是有意识的,在每一刻,生与死都是紧密相连的。

Sadhguru(萨古鲁):死亡不是一件在将来的某个时刻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它一直在你身上发生着。如果你没有觉知,你是无知的,它在某个时刻到来,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它会来。如果你是有意识的,在每一刻,生与死都是紧密相连的。如果你哪怕是稍微更有意识地呼吸,就会注意到伴随每一次吸气是生命,伴随每一次呼气是死亡。如果你不明白,只需下次吸气后,不再下次呼气,然后不再吸气,你就会明白。

每一刻,即使在呼吸之外,它每一刻都在发生着。就像时钟嘀嗒作响,生与死,生与死,生与死。一直都在发生着。意识到这一点的人自然会意识到没有什么所谓的生与死。生即是死;死即是生;它们没什么不同。问题只是:子宫,爬出来,长大,从地球上贷款,然后还回去,但这就是生,或者这就是死。
我们本不需要为此发明两个词,这只是一件事。我们可以称之为“死-生”,因为它们不是两件不同的事。这是出于一种非常粗糙的对生命过程的无意识感,因为那洒向人类的美妙礼物我们却把它当作玩具用,感觉是这样的。这个头脑,这个大脑有能力做不可思议的事,但我们像玩具一样使用它,不。我想人们享受玩具,不是吗?大部分人因为头脑而如此痛苦,以至于慢慢地,教你变得没有头脑变得流行起来。
用了数百万年进化到这种心智状态,现在我们却说不要头脑,因为没有头脑好过于疯狂的头脑,但一个有觉知的头脑是一件绝好的事。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放弃它呢?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应对它。如果你知道如何应对它,如果你知道如何应对它,你便不会想要摆脱这个。人们在寻求平和。我不知道如果你沿着这条小路一直往前走,穿过学校再往前走,那里有一些非常平和的生物。
你看到它们了吗? 你没有看到中心的牛吗?没有?请去看看吧,你一定得看看它们,它们真的很平和,尤其在一天的这个时候,它们正津津有味地嚼着一整天吃的食物,非常平和,比许多圣人都要平和。仅仅一个饱足的胃——如此平和。仅仅是草。看,这就是你需要做的全部,因为没有多少头脑。即使是创造混乱,你也需要一个有一定能力的头脑。因此这个头脑变成了一个问题,仅仅因为我们对生命做了那么多愚蠢的假设。
我们对生命做了那么多种伪装,看不到它原本的样子。关于它的各种发明;太多的哲学;太多的意识形态;噢,我说的太远了。许多人只是活在他们在某个地方读到的一些愚蠢口号中。在非洲的一个村庄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有一只吃人的狮子侵扰着某个村子,时不时地抓走男人、女人和小孩……用他们做早餐或是晚餐。他们不知道怎样对付这只狮子,因为它是非常凶猛的动物。所以他们向那时最著名的来自津巴布韦的猎人求助,他的名字叫 Kola Mandell Smite。
Kola Mandell Smite 身材硕大,带着一把大型枪,是一个大型猎物猎人,各方面都很大。于是他们请了他……付了很大一笔钱。他来了,他在村子里转了三天,狮子没有出现。他还有其他合同,所以他说,“我的时间,宝贵的时间正在流走。让我来做一件事。把你们的一头牛牵过来。”他们牵来了一头牛。用他的猎刀,大猎刀一割,割开了牛的喉咙,然后剥了它的皮,取下皮,新鲜的兽皮,把它披在自己身上作伪装,把枪藏在里面,走出去,开始假装在地上吃草。
村民们对此极为钦佩,他们都在等着他今天捕获狮子。然后他们听到 Kola Mandell Smite 让人毛骨悚然的嚎叫,他们全都跑去看发生了什么,他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形,一只公牛在他身上。他开始嚎叫,“你们这些白痴! 你们为什么把公牛放出来?”所以你不知道它会以哪种方式抓住你。死亡就像这样,你不知道它会以哪种方式抓住你,除非觉知到你所说的生命和你说的死亡不是两个独立的事件。
一个不拥抱死亡的人对生命一无所知。如果你坐在这,“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你活不出来。无论如何你都会死,但你不一定能活出来。并不是说我今天想死,但如果我今天会死,对我而言没问题。我会竭尽全力保护自己,滋养自己,照顾自己,但如果我今天必须死,我也没问题。现在我可以走出去,活出来,否则我活不出来。
Basava,一位 Kannada 圣人、伟大的诗人、极好的奉爱者、非常美好的奉爱者、一位圣人、神秘主义者,他笔耕不辍,写了许多许多首诗。他写了很多很多关于死亡的诗,许多关于生命的东西,但更多关于死亡的东西。这是一个译版,它失去了诗歌的部分美感,但你可以明白意思。
对于无知者,死亡会来,对于觉知者,死亡不会来,仅此而已。死亡即是。如生命所是,死亡即是。
原文链接: